迈克:梨花压海棠

说出来惭愧,纳博科夫的《洛丽塔》上世纪中面世以来远近驰名,女主角芳名昂然进入流行词,成了小妖女代号,八卦的书虫居然无动于衷,只不过人云亦云,将未发育便懂得抛媚眼的小妹妹归为同类,几十年来不曾翻开一看究竟,直到最近#MeToo闹得沸沸扬扬,才终于忍不住买了一册回家细细拜读。纳先生的文字确实一流,落落大方在道德禁区游荡,文本表面上虽然是男主角被控性侵的堂上陈词,但到处埋伏幽默地雷,法庭如果真有人以这种方式告解,旁听席一定笑声此起彼落,法官每隔三五分钟就要拍打惊堂木命令大家肃静。或者,出版时社会舆论一片哗然,除了公然高唱娈童颂歌犯了大忌,最引起不安的是嬉皮笑脸的态度吧,请勿忘记,那是描写同性恋例必悲剧收场的黑暗时代,大作家胆敢采用乐而极淫的手法解剖对未熟蜜桃的爱慕,由心猿意马到毛手毛脚钜细靡遗,视护苗为己任的正人君子怎会看得顺眼?心底暗藏同一魔鬼的叔伯也嫌揶揄太直接,妇女界的火红火绿就更加毋庸细表。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