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我倾河海哭先生

出租车驶近桃园机场,早上十一点半,手机传来消息,“李先生去了。”

又去了?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过去半年听过类似传闻不下七八遍了,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流言乱说李敖病逝,刚开始我总马上向家属打听,得到的回应都是“李先生好好的,别听谣言。”之后,便不紧张了。吉人自有天相,何况李先生是奇人是怪人是高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想起你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