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琬仪:天上飞水上漂地下钻

若真的动了土,我们向年轻岛民讲述文明历史时,要怎么解释即使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自然生态环境、历史建筑物,在岛国也要让路给发展与建设。

两年前为了准备攀富士山,每个周末早上到麦里芝蓄水池自然保护区环走一圈练脚力。整段路程约10公里,快步走也要一个多小时。虽然是同样的路程,但随着季节更迭、当天的阳光与云层变化,风景全然不同。

居住在地震带的朋友感叹每回地震,家乡自然风景焕然一新。麦里芝蓄水池自然公园行走的经历让我体会到,不需要地动山摇,一场豪雨过后,或者连日阳光强力放送之后,林木枝节已经变了样,栖身在森林里的生物、动物散发出的气息、声音也会随着变化。正因为这些日日新的变化,令眼前自然风景特别令人爱惜。

我记得晨光如蜜,白鹭展翅滑过池面消失在一片绿茫茫之中的画面。走着走着偶遇一只一米长四脚蛇缓缓路过。雨后鸟儿昆虫特别活跃,鸟鸣虫声高分贝奏起森林摇滚乐。周末假日游人特别多,虽然他们很多喜欢大声聊天错过森林浴的宁静时光,但也一样接受绿荫环抱,吸入具有疗愈能量的芬多精。一座原始森林须历尽数百年甚至上千年才孕育出如此多姿多彩的迷人生态。

寸土寸金的岛国为完善交通网络,终于起了把挖土机对准本地所剩不多的原始森林——底下的念头。由陆交局主导的中央集水地带自然保护区的土地勘察工作已经完成。有关的勘查报告将影响我国跨岛线(Cross Island Line)建造是否从地底下直接穿过自然保护区。

要在岛国的巨大绿肺地底下动土,谁能担保不破坏百年生态环境?环保组织建议当局绕道建设,当局却做勘查研究,似乎势在必行。

支持与反对跨岛线穿过自然保护区底层的论点对照,马上看到的是人们在时间观念和价值观念方面的分歧。治理者如果不认真看待这些辩论所涵盖的价值分歧,破坏自然生态的同时,也是在动摇社会和谐的“心件”建设。

支持往自然保护区底下钻洞的论点:可节省工程费用约20亿元,缩短行车时间6分钟,不用征收私人房地产,减少工程挑战,并可如期在2030年完工。

环保人士则认为,绕道建设不仅仅能避免惊动自然保护区,可能造成无可挽回的生态破坏,还能为沿线地区居民提供便利,刺激汤申路、罗尼路、亚当路一带的建设发展。

如果一般公众觉得该地区发展、环境保护离自己生活太远,那么其中一个论点,也许会让你觉得这个决定如果做错了,自己也会有机会受罪。跨岛线若穿过自然保护区底下,将在底下建设一条4公里的隧道。万一发生火灾或地铁通讯系统出现状况,刚好在隧道底下的地铁乘客将面对车厢滞留等待救援的恐慌。当然对本地地铁服务有信心的人士会认为这将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一笑置之。执政者能否承担政治成本将是考验。

需要辩论的是,省下的20亿元工程成本是否可在绕道社区发展中赚回来?征收私人房地产会遇到多大阻力?2030年完工是雷打不动的铁目标,迟个半年一年将付出多大的代价?滨海区都能建出一座综合度假胜地,跨岛线在该区的建筑工程挑战是真的无法克服?为了节省每日6分钟行程时间,多少国人愿意付出可能破坏自然保护区的代价?生活慢一点有什么不好?在城市中心保留一块净土妨碍了哪些发展?

若真的动了土,我们向年轻岛民讲述文明历史时,要怎么解释即使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自然生态环境、历史建筑物,在岛国也要让路给发展与建设。只要能证明建设有利,发展有理,自然生命是可以牺牲的,时间的礼物是可以践踏的。岛国就是一个让居民工作赚钱,游客观光挥霍的消费城市,想要拥抱自然风景,与大自然对话,有钱有闲的可以出国旅行,缺乏条件的可以上网看个饱。真的是这样就能满足心灵的需求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