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在金宝喝金花六堡

订户
金宝“广元泉记药庄茶行”的黄老板举起一杯“金花六堡”说:你们看,是cognac(干邑)的颜色。(林方伟摄)
金宝“广元泉记药庄茶行”的黄老板举起一杯“金花六堡”说:你们看,是cognac(干邑)的颜色。(林方伟摄)

字体大小:

一碗六堡茶浸润了几代华人的衷肠。是巧合吗,那天在金宝,先看了锡矿博物馆,又喝了下南洋的劳工茶,人由里到外舒泰了,博物馆里静态的一切也都活了。

离开马国金宝小镇有大半个月了,那一碗茶的回甘仍似有若无留在齿颊。喝茶几十年,却是头一次品尝这茶——六堡。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