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烟雨飘逝花凋零

订户

字体大小:

一年容易又清明。来到翡珑山,眼下凄清寥落,一如既往。

去年此时,我们几姐妹来这里,寻寻觅觅,找遍所有灵骨塔,几番周折,才寻得大姑母的骨灰瓮龛位。 多年没来祭奠,印象中以为那位置显目,结果证明了过于自信的错误。

今年再来,众人手握清香几炷,在她灵前禀报:“再过数周,你就要搬家了,郊外的万礼是远了点,但那里草木葱茏,空气清新,附近实里达蓄水池景色清幽,你一定喜欢,可以好好安息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