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娇:人言

突然想起当年阮玲玉自杀前,留下了“人言可畏”这四个字。

一句话,反映人性,更是道出了话语有“牙如刀,齿如剑”的杀伤力。如果她生前耳边正面积极的话语,多过舆论,甚至盖过谗言是非,她或许不会那么快走向绝路。

日常生活中的话,就更微妙了,它可以反映出一个人的内涵素养。与人交谈,除了聆听和回应对方,还有道出自己的想法、看法、意见,甚至乎偏见。有些人,恣意把自己的尺度强搬硬套在他人身上,自以为是,沾沾自喜之余,伤害了对方还不自觉。如果人是一本乏味没水准的书,至少我们能随时把它合上,甚至弃之如敝屐。但是,人的嘴,却是他人无法合上的无底洞,时而有泛滥的荼毒,比爆裂的水管还棘手。尤其与某些人共聚一堂时,这种破坏性更为明显。

我们都曾在人们共聚时听到薪金的比较,职业高低的评点,财富的炫耀。以前总认为农历新年期间,人们是被逼祝贺,因为人都喜欢听“好话”,又或者是出于“讨个好兆头”的心理而使得大家都必须如此说。现在明白了,爱听好话的固然是原因之一,不容忽视的是,言词还有着一种疗愈的力量。

比如,千篇多数的童话故事里,主角都享有“他们从此快乐无比地活着”的美满结局。从现实的角度来看,读者都有足够的理智,知道这不是每一个人都可拥有的幸福。吊诡的是,若少了“从此快乐无比地活着”这句不符现实的空话,却又足以令童话失去其独特的趣味性。或许,越是面对绝望、挣扎和压力的现实,我们心中那个追求完美和圆满的渴望,就越深切,越能显明人内在,那一个现实生活无法填补的不完美和不圆满。童话故事的空话,就起着如此的疗愈,近乎是一种深情呼唤,满足那个空缺,并给予它意义。

在日常的交谈中,一句话所带给人的肯定与鼓励,如水,能载舟;反之,亦能覆舟。我们生命中,都留下了他者曾经的“一句话”。真知灼见,及时雨的慰问;还有指路明灯,让自己看清方向。

智者,巧言如流。非智者,至少可以经斟酌和拿捏,以对方的感受为优先考虑才开口。城府深的人,话中尽是层叠的深沉,俨如肃杀的雪地,让人有飕飕彻骨的感觉。憨厚耿直的人,尽管言语的表达方式,偶尔让人忍俊不禁,他们却像海边的卵石,不隐藏什么,不特显什么,使人安心舒畅。还有一小撮人,说话时谦谦和和地,口中的话,清澈如水晶,仿如在夏季三伏天中,啜一口冷饮,令你很想与对方秉烛夜谈。

人的言语,是通往其内在思维的一把梯级。人言之所以可畏,因为梯级的另一端有那无法测度的人心。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