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曦娜:大白兔奶糖

订户

字体大小:

在余华的作品中,我始终偏爱许多年前读的《许三观卖血记》。但若你问我对《兄弟》的看法,也许因为对小说家以大白兔奶糖贯穿着兄弟情谊的细致描写印象特别深刻,《兄弟》对我而言,也因而仍有其触动心弦之处。

上周五在国家图书馆听绘本作家阿果与虎威谈绘本,勾起了多年前对糖果的记忆。阿果说起自己童年时深受大白兔奶糖上一只跳跃的大白兔影响,从此使他在六岁时,懂得通过模仿,画出奶糖上的大白兔。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