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惠雯:邋遢与懒散

微信诞生以后,诞生很多适合微信传播的小文体。其中有短小鸡汤体,还有一种软腻甜体。软腻甜体经常给予我们女性生活上的指导,令我往往猜测这些作者得活得多么高级。其中好多强调女人该如何精致讲究,如何保持情调把每日生活过成诗的文章,告诫我们女人如不这样,便成人生输家。

每当我读到某某精致女每天睡觉前必做面膜,必泡澡多久,按摩玉肌多久……我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她们不用哄小朋友睡觉吗?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做睡前精致的打理呢。我不禁汗颜,因为我自己往往在哄孩子的过程中就犯困,最后和孩子一起睡着了。在睡前的朦胧意识里,我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洗脸,我的意志强迫我至少爬起来洗个脸,但我的身体要我继续睡。最后我实在爬不起来,决定最美的事情无非是在被小魔头折腾一天后睡个饱觉。

有时我读到某某如何讲究美且终生勤奋,以至于她自己的丈夫与她婚后多年也从未见过她的素颜,因为她总会在老公下班前做好头发、化好精致无比的妆……我又汗颜了!我以为爱人之间应是最放松的关系,所以我不能在他人面前蓬头乱发,却是可以在他面前如此。随我如何累得像狗、懒得忘了睡前洗澡(别说泡什么熏香浴了),他是不能因此歧视我的,而同样,我也不会因为他没刮胡子,穿着睡衣裤家里乱走而厌弃他。相爱的人之间,要紧是舒适,这几乎是关系长久的基础:人性弱点暴露且被接纳。你在他面前舒展了、自在了,在我看来是好状态。你绷得紧紧的,怕妆化不好就会得罪他、引起他厌弃,这不是“以色侍君”吗?自然,我这一切不过是为自己的懒惰和邋遢辩护而已。

我回国和父母兄姊一起住,仿佛回到孩子时代,于是恢复了最懒散邋遢的自我。冬天天气冷,我经常穿着极度保暖、将体型膨胀两倍的衣服懒散在家里的各个角落,而且经常肆无忌惮的发呆,不顾神情的端庄。姐姐们笑我是个不够精致、讲究的人,偶尔出去打扮得还像个体面人,回家就变傻孩子、脏孩子。我说,我只在小说里讲究。我在家精致干吗?我如果不以最懒撒、最随心所欲的姿态出现,这地方还能叫家吗?至于我外出要整理一下,那也是出于礼貌的考虑,不想吓到别人。但是,如果别人仔细看,他们会发现我的鞋从没有擦得光可鉴人。我告诉我姐姐,像我这种具有波西米亚精神的人是不拘小节的,或者说,这是中国传统里的魏晋风度、名士风流,要带点儿狂狷意味的,这些,你们不懂……当然,这又是耽于懒撒、邋遢的人为自己所找的说辞,借以减轻点负罪感。

邋遢的罪名如今几乎是最令人抬不起头的罪名,仿佛给勤勉自强的女人们丢了脸。但多年前,张洪亮却有一首歌叫《邋遢姑娘》,竟是赞扬邋遢和懒散的:“万物你了了然随欲飘飘然,你在的世界一定自由自在……”看来,任何脾性都会有人欣赏的,包括顽劣。这又予我以安慰了。

(传自波士顿)

相爱的人之间,要紧是舒适,这几乎是关系长久的基础:人性弱点暴露且被接纳。——张惠雯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