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刘夏宗:安

订户

字体大小:

记得我16岁不到,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开始画时事漫画。所谓时事漫画说白了就是政治评论的视觉化。当时我投稿一本叫做《新加坡》的时事社论杂志。里边常常刊载我非常崇拜的一位漫画家——克夫的漫画。每一期的杂志他至少有十几幅作品。终于在2013年的一个漫画展上庆幸与这位前辈有了一面之缘,隔年他便离世了。我尝试了一年的时事漫画,觉得毫无满足感。17岁便回归到反映社会的四格漫画和短篇漫画。我的主角一般上是典型的小人物,对于政治人物的描绘通常只是点到为止,或者是把他们当做一个构成大环境的背景。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