嬥淳:顽疾

又几场是漫长而难愈的病,虽不是什么严重的病症,却冥顽得像在身体里生了根,不大不小的症状在反复的冷与热间恣意蔓生,生成一片怎么也除不尽的莽原,我像是一头不得不瑟缩在地平线边缘的野兽,承受阳光的炙热与日落后的寒冷,义无反顾。

久病不愈,平日的生活也被病症剪成细细碎碎的,颠簸的呼吸节奏让我想起祖母与她久而不愈的病。祖母的呼吸也往往是颠簸的,不能随意放声大笑,不能恣意地享受冷饮,无法一觉到天明。拜访了好多医生都无法根治的顽疾让夜晚的来临对她来说成为一件令人害怕的事,祖母开始习惯在客厅与厨房待上一整天,知道接近申时她才缓慢地踱步上楼,等待用颠簸的呼吸换一夜未眠的恍惚的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旅人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