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回归自然

上海今年冬天出乎意料的下了几场雪。四月阳春,风和日丽,让人特别想出去呼吸新鲜空气。我组织部门同事春游,到离浦东约一个小时车程的崇明岛。

这几年来上海后,每个季节我都和亲友相约组织春游夏游秋游和冬游不同的活动。有四季的国家,生活比较有变化和乐趣。特别是在上海,平常生活节奏很快,每天都忙忙碌碌,能够找到机会放慢脚步,往郊区乡间走走,来个小悠闲,就能特别享受到生活中的小小幸福感。

不知道是不是气候的原因,还是新加坡没有郊外的概念,新加坡人就没有春游秋游的生活习惯,可能因为生活压力没有舒解的出口,所以就比较欠缺幸福感?人是需要和自然接触的。不丹的幸福感估计和她无比优美的天然环境有关。瑞士也是,有大厦高楼,更有自然的美景。所以我们不要再建超大购物中心,把人群都往购物中心引导,使经济指数和幸福指数失调,成为有钱却不幸福的国家。

我们到了崇明岛。崇明岛是长江三角洲的岛屿,是中国的第三大岛屿,面积1200平方公里左右,人口80多万。岛屿地势比较平坦,土地肥沃,加上环境优美,所以是个适合养生休闲的地方。这里有著名的薰衣草节、油菜花节、向日葵节,花开季节,就有许多上海人愿意开车一到两小时,远离喧嚣闹市,到此赏花看鸟听虫鸣。

我的14个同事中有来自美国、德国、西班牙、加拿大、韩国、香港、台湾、新加坡和中国大陆的,平常大家各忙各的。这次大家聚在一起春游,骑骑车,晒晒太阳,撒撒野,感受彼此间无拘无束,轻松自在的时刻,发现平时很严肃拘谨的同事其实都有很幽默和搞笑的一面。大自然的环境真的能让人本性流露,回归到最简单和纯真的自己。

我们到东滩湿地公园,或骑车或闲步,呼吸清新自然的空气,感受大自然间动植物的相互依赖。逗山羊吃菜叶,看农场里怡然自得的胖兔,还有满山跑的走地鸡,静谧的田园,绘出一幅动静和谐的画面。把这些眼前美景摄入镜头,看着自己的手机里的作品,也是一份简单的快乐。

中午到中新泰生农场,我才想起农场的创办人是新加坡元立集团总裁陈逢坤。跟同事说老板是新加坡人时,他们都有点惊讶,毕竟新加坡人搞农的少见。认识陈总是很多年前的事,那时他在上海青浦的一座小岛建了一个太阳岛度假村,在90年代初,能把一个落后小岛改建成一个有两个高尔夫球场的度假村,是需要很大的决心和魄力的。

陈家早期在新加坡做养猪业算是数一数二的,养猪业淘汰后转而经营超市。我到过陈氏家族的新加坡住家,几十人住在一起,一起生活一起吃饭,保有农家人一家亲的家庭文化。我在上海还请过他的太太和孩子到家族企业论坛分享他们家在中国的经商经验,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非常杰出,为人低调谦逊好学,把父亲创办的事业管理得井井有条。

陈总早年在台湾是念农牧的,太太是在台湾的同学,所以他们对农业早结下情缘。90年代他买下崇明岛的500亩地时,纯粹只是想延续陈家的养猪业。但生了一场大病后,他意识到只有在自然、人文和生态平衡共生,才能达到企业和家庭的发展目标,所以提出“自然就是健康”的生活理念。

我们需要让生活回归自然,让自然调节身心灵的平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性感+理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