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仁余:如果丢了时间

现代人把时间紊乱当作一种进步。如果我们不把握自己的时间,就会被网络时间、微信时间、社会时间裹挟走了。

凑巧的很,世界书香日前后却读了一篇对话,谈的是“正在消失的阅读”。

书香日历史并不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95年才定下这特别日子,宣扬阅读及相关的版权意识。选了4月23日,因为是大文豪莎士比亚的生日及忌日,也是塞万提斯和朱熹等著名作家学人逝世的日子。莎士比亚、塞万提斯都以长篇巨著闻名,以他们作为形象鼓励阅读,那时代或许还是可以努力的目标,眼下大家的普遍说词却是,连一本薄薄的小书都读不了了。

所谓“正在消失的阅读”,不是说阅读消失了,大家还是继续在阅读的,阅读量甚至比以前还多,手机群组、社交媒体上不停的信息短文链接,以前如果你不读报不读书,肯定没有如此多推送到眼前的阅读材料。消失的阅读,说的是丧失阅读一本书的能力,不少人一拿起书,“段落开始旋转,句子像树枝一样折断,思绪逐渐飘远”,无法好好读下去,因为我们的阅读习惯已经被偷换为手机阅读模式。

纸质书阅读与手机阅读有何不同,读书本有什么好处,这话题近来有不少人论述。有趣的是,这篇对话以时间与节奏作为话题,还说阅读纸质书帮我们找回生命的节奏。

纸质阅读与手机阅读,节奏不同,时间感也不一样,也改变了我们的计时方式。

阅读书本需要我们完全的注意力,有人说阅读的乐趣正是这沉浸书海的感觉,没有其他的干扰,独自一人走入书的世界。阅读过程中,通过文字与作者完成交换,心中井然有序。这过程是你预期的,打算好的。

手机的阅读却不一样,突如其来,随时短信进来,随时更新信息,随时出现与前面完全无关的新链接。这些信息里,不少是专门为增加流量而特制的“奶嘴式”文字,不须要太动脑就能吞下去。我们习惯了不停被干扰,基本上没有主动权,一种没有节奏的刺激,也失去时间感觉。

阅读一本书,缺乏三步小刺激五步大惊喜的调剂,成了慢慢长征。它背后却有一种缓缓的节奏,让身心进入一种井然有序的和谐。

井然有序就是时间前进的步伐。

中国作家余世存说,生物学有几个关于时间的概念:调时、定时。定时是生物调节自身生命活动,使之按照一定的时序起动、进行和终止的过程,如植物的开花与蜜蜂的采蜜同步。但很遗憾,现代人把时间紊乱当作一种进步。如果我们不把握自己的时间,就会被网络时间、微信时间、社会时间裹挟走了。

他在《时间之书——余世存说二十四节气》书中,谈起古人的计时方式。二十四节气是农业时代计时方式,让人们有一把尺,何时播种插秧收割。那是古代的事情,现在还说它,难免脱离现实,有人会这么认为,可是古代人正是在这个计时框架里,找到自己与世界的关系。

书中,余世存说“惊蛰”这节气,标志着仲春时节的开始。惊蛰在雨水之后,与农历二月二日经常重合,所谓“二月二,龙抬头。”这龙,不是抽象的想象,而是天空中的苍龙七星。每年农历二月初二晚上,苍龙星宿开始从东方露头,角宿,代表龙角,开始从东方地平线上显现;一个钟头后,亢宿,即龙的咽喉,升至地平线以上;接近子夜时分,氐宿,即龙爪也出现了,这就是“龙抬头”。之后每天会提前一点,一个多月时间,整个“龙头”就“抬”起来,春耕也开始了。

古人如此计时,一个钟头、一天、一个月,预期着,耐心地数着,让自己的作息与自然的时间合拍。再回头看二十四节气,就是想体会那曾经的井然有序。

书的阅读,同样的也无法像过去一样,成为人们获取知识信息的最主要媒介。或许能在时间碎片化的无节奏里,它能帮你寻回片段时间的自主,感受那未曾丢失的时间滴答滴答流淌过你的身子。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美人鱼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