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夏宗:垃

订户

字体大小:

时隔年多的北京,感觉没太大变化。想起头一回见识到无桩共享脚踏车的用法就是在崇文门一带。不久后这种景象也开始在新加坡市里被复制。

回看过去一年,我们简直就成了一个共享脚踏车的“重灾区”,市容备受打击。包括我开车驶过一些私人住宅区时,许多大街小巷都泛滥成灾,惨不忍睹。难怪近来这个议题在国会被议员们大事讨论。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