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涵:未看此花时

3月中旬从徐汇搬到静安,发觉新居的窗外有一株玉兰树。没有绿叶,就是一树的白花朝天绽放;花白如玉,香如幽兰。虽然园里其他的春花鲜艳夺目,它的素净始终吸引着我的目光。看着它,我总有一抹淡淡的、没来由的感伤。

几天后,新加坡的老同学和先生来上海探访。我们谈起陈年往事,她问道:“是什么原因让你搬离那个家呢?”那么简单的问题突然解开封锁的记忆,尘封的往事骤然涌现,一张素净苍白的脸孔浮现脑海——我终于知道感伤的由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雪泥鸿爪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