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雁冰:别对他太好

不要肆意地出现,也不要肆意地消失。喜欢的话,远远为他喝彩就好了。不一定要出现的。别对他太好。不论是猫还是人。会伤心的。

这个世界,我们经常伤害最深的是我们喜欢的人。

之所以会伤害他,是因为想要接近他,结果却发现自己没有能力应付接踵而来的变化,于是选择像一只寄居蟹一样退缩回到自己的保护壳里。最终,因为我们最需要保护的人、最爱的人还是自己,所以也宁可对方受伤害了。

那些对我们来说没有特殊意义的人,路人甲或路人乙,不过是我们生命里的背景群众,连过客都不是,所以就连伤害的力气都懒得付出了。是的,伤害也是须要付出精力、时间和心力的。因此我们往往失去并为之遗憾的人,也都是我们喜欢的人。

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在新西兰的时候,有一只斑点猫每天下午4点半都会经过我书桌窗前吗?

后来它都不来了。

我们关系最好的时候,它曾经送过一只死老鼠给我。

因为那只死老鼠,还有后来我们几次隔着窗户传递飘忽的“猫咪式”友善眼神,斑点猫不再把我当作路人,我们成了朋友。

再后来,因为看它可爱,有一天,我把门窗打开,去到阳台上和它玩耍。

那一天,它很高兴。尾巴翘得高高的在我周围走来走去,用额头不停地来回摩挲我的脚踝表示友好。

最后,连猫咪最忌讳别人触碰的柔软肚子都让我轻轻抚摸,更让我抱在怀里。

做饭时间,我欲回到厨房,斑点猫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它看我走回房里,竟然用后腿站了起来,从玻璃门的另一边表示自己想要进来,并发出大大的一声“喵”叫。

我对它说:“不行,你有主人,我家里也有猫咪,你不可以来我家。我的猫咪会生气的。”

以为它会就此罢休,没想到晚饭过后,回到书桌边坐下,窗外竟传来“喵”的一声。

我转头一看,斑点猫两只亮亮的眼睛,在黑夜里像两只小灯笼一样,透着金光望向我。

我无比诧异。怎么有这么坚持而顽固的猫咪?虽然它听不懂,但我还是重复对它说:“快回家吧,你的主人在等你。”

斑点猫作出想要跳过花圃,从窗口跃入房间的姿势。我赶紧把窗门关好,并决意不再到窗边出现引起它的注意。

睡觉时间回到房间,斑点猫走了。我舒心之余,心底涌现一股愧意,因为我毕竟辜负了斑点猫的一番好意。

隔天下午4点半,我望向窗外的时候,斑点猫没有出现。我不禁心底一阵怅然。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向来准时出巡地盘的它都无影无踪。

一天傍晚回家路上经过小山坡,看到斑点猫蜷伏在它家门口。它抬头远远地看见我。我们隔着山丘互望了半晌,我竟然一半心虚,一半害怕得不敢继续看它,抬脚走了。

很久,斑点猫还是没有出现在我窗前。

我想,这块它原本很喜欢的地盘,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伤心地”,它或许想到每天要经过我的窗前,就不好受吧。

所以,一开始就不应该惊动它的。隔着窗户,每天看它身手敏捷地路过,那多好呢。何必扰乱它规律而平静的生活,在它对你心存好感和希望以后,再去粉碎它。

人生也是一样的。

有一些人,远远地看着就好。不要随便去惊动别人的人生,在你还没有考虑好可能的后果和需要的付出之前。

不要肆意地出现,也不要肆意地消失。喜欢的话,远远为他喝彩就好了。不一定要出现的。

别对他太好。不论是猫还是人。会伤心的。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