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土耳其似花成长

无意中,读了一句诗:“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联想到的画面是土耳其的卡帕多西亚(Cappadocia)。不是因为卡帕多西亚遍地花开或是花树遍野,那里有的只是黄沙弥漫的沙丘,寸草不生的石岭。

好几年前的夏天,我到土耳其,穿着T恤汗流浃背,皮肤晒得黝黑,反而觉得这肤色很是炫眼。我带了一颗蓝色的玻璃魔眼到卡帕多西亚,将它挂在一棵枯萎的矮树上。

当时,我只奉上那一颗如小指头般大小的魔眼,却贪婪地许下大大的愿望。

年少气盛,什么事都想冲到最前,做别人不敢做的事,去做别人不去做的梦。

任谁伤了自己,只要哭一个晚上,隔天醒来,还会在床上抓起手机自拍。撒落床边四处的纸巾,仿佛是一株株顽强的茅草花。

几年后的这一天,我又回到这片土地。那棵树,好像变得不一样了,我找不回属于我的那一颗魔眼,也找不回那时候的心情。

我扪心问,我是不是越来越胆小了?不然,我怎么会越走越靠近人烟了?

我是不是越来越脆弱了?不然,我怎么会在一个地方越待越久了?

这一回,我没有许愿,转身继续向乌奇萨(Uchisar)镇走去。

沿途,遇见一个貌似兜售石榴的小贩。他颧骨突出,使他的脸形拉长,身后有一筐几近烂掉的石榴。他缠着要我买个石榴,我拒绝以后,竟提来一杯石榴汁给我。

我谢绝他的美意,快步离去。

走了数分钟,我回望,竟不见他的身影,只留下那筐石榴。

觉得蹊跷,便赶紧离开空旷的道路,往处于高处的石林走去。

高地弯弯曲曲,石岭高高低低,我隐身其中,听见车子的引擎声。

居高临下,我看见刚才那个小贩竟开着车子来回行驶,副驾驶位上还有另一个人探出头来四处张望。我继续在石林上窥探,直到沙尘尾随着车子远走,我才继续上路。

换做以前,我是不是会伸出拇指寻顺风车了?一路上,带着防卫的心踏上未完成的路。

人生,回不去的事太多了,找不回旧时梦,走不回旧时路,遇不回旧时人……花谢花开,也不会是当时的那一朵,又何必执着?静待来年的花香也是一种美。

我相信时间会不断做出最好的改变,去迎合最适合自己的那颗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