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尖:张大春的春

大春老师到上海来,常常请陆公子召集一帮人吃饭喝酒,有时高兴了,摩拳擦掌,那就是得写字才能收场。于是一帮人浩浩荡荡开拔陆公子家,张大春要写字。

老实说,上海虽然藏污纳垢,到底也藏龙卧虎,大家见过比大春相貌好的,见过比大春小说好的,见过比大春书法好的,但是,大家还愿意看张大春在那里一边喝一边写,一边甚至还糟蹋一两茅台润笔,没什么原因,因为他会讲故事,他写到“美”,就说美的故事,写到“人”,就说人的故事。比如他看沈爷有些恍惚,就问他最近是不是害相思,沈爷说是,大春就说,你这场相思,算是穷尽了“害”的同类意思,是陶文中的“恐”,还有“怕”有“惶”有“惧”还有“惴”,你看你现在的坐姿,就是个“耑”字。耑是什么,草木初生的幼苗又难耐风雨寒暑,随后大春从《史记·魏世家》讲到文字学的大谜“怕”,随口引出《老子·二十章》,最后,大春写了幅“侠客不怕死,怕死事不成”勉励沈爷,沈爷接过两“不”两“怕”,一扫阴霾,如婴孩之未孩。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上海通信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