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忠在:怀念牛车水

很久没去牛车水了,珍珠坊、珍珠大厦、唐城坊、广合源街、硕莪巷、大华戏院,都变得很陌生,华族商界精英汇集的怡和轩,毗邻我买书的草根书室,反而觉得熟悉。

朋友是佛教徒,常去硕莪巷的佛牙寺拜神,邀我一塊儿参拜,我客气的推辞,倒想去硕莪巷的点心店,买两盒香甜滑润的蛋挞回家慢慢享用。以前我常去那里光顾香港老板的点心店,蛋挞之外,他的师傅还制作多种点心,伙计团团转,客人排长龙,生意非常兴隆。

硕莪巷,老人家叫它“死人街”,以前整条街的店铺,都为死人办丧事,长辈说三楼住满快断气的人,二楼为尸体净身化妆,楼下摆满棺材,死者的亲属悲恸欲绝,和尚忙着念经,拜祭的朋友排队烧香。

外婆去世后,母亲也把她的遗体摆放在“死人街”,跟我和妹妹充满悲痛,答谢前来参拜的亲友,人的生死受命运控制,两腿一伸,灵魂就飘到远处。

时代改变,硕莪巷的死人业务搬到岛国的其他角落,朋友说此巷阴森可怖,晚上必须避开,以免碰到飘浮的亡魂,鬼呀鬼!市区重建,硕莪巷的老店铺,旧屋顶全被拆除,热烘烘的太阳,照亮屋内每个角落,亡魂全都飘往别处,后来还建了座佛牙寺,鬼魅哪敢回头?

近年岛国到处建地铁,硕莪巷附近的马路,被挖掘得乱七八糟,牛车水大翻新,我心爱的大华戏院,只保留外墙,墙内的戏院被拆除,大银幕和观众席全被销毁,先变为书局与餐馆,后来变为赛马公会的投注中心。我路经这栋具有历史性的建筑物,想起以前到那儿看电影及明星随片登台的快乐,内心阵阵隐痛,附近的东方戏院,也变成商店及办公室;出名猛鬼的金华戏院,则被改为基督教堂,猛鬼烟消云散。

最近新闻报道,说珍珠坊可能集体出售,拆除后改建为现代建筑物。具有纪念性的珍珠坊,前世是珍珠巴刹。童年在大华看完电影,外婆准带我到那边吃馄饨面及红豆冰,吃饱后到对面的广合源街,探望脸相凶恶、声音响亮的“哪吒婆”。

“哪吒婆”和她的裁缝老公住在旧楼楼上,我们踏上木梯,听到“吱吱吱”的声音,真怕它突然倒塌。

“哪吒婆”的旧宅,已被改为商店或办公室,老一辈的居民都已离开了凡尘。时间飞快,我也满头白发,记忆力逐渐衰退,请神仙保佑,别让我再患老人痴呆症。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红尘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