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痒的午夜

半夜,奇痒。辗转难眠,抓个不停,连喉咙都又干又痒。找不到止痒药和润喉的枇杷膏,唯有摸黑下楼到24小时超市找良药,希望走一走能趁便驱散干痒的烦躁。

总是这样,每次在国外呆几天,特别是欧洲,空气素质不一样,往往很干燥,皮肤很快受影响,喉咙也干痒。有些地方的空气真是一接触到,身体即刻有反应,严重的话手指头很快干裂,甚至出血,涂抹多少润肤剂都没用,只有用胶布包着手指避免与空气接触。几天后回家得继续忍受皮肤喉咙干痒的折磨,每次总在入睡后突然半夜发作,朦胧间不自觉地抓,越抓越痒,直到睡虫都被抓走,若头痛也同时发作,那一夜又睡不好了。

痒是很折磨人的感觉,有时比痛还辛苦,不是那种抓过后就能止得住的,反而会越抓越痒。最难受的是心痒,是一种很清晰的感觉,但完全“抓”不到,却一直在心中发作,得靠意志力来抵御。有时生活中出现一些你以为的机会,心有点痒,忍不住想放胆一试把机会捉住,但你不知到头来会有怎样的结果,过程会出现什么变数,于是继续痒着纠结着,那也是失眠或睡不好的原因之一。胆子大一点,或觉得输得起的时候,便放手一博,就像买彩票时,你感觉就是这一次了,于是心痒痒要买大一点。这次没赢,觉得机会就在下次,于是心继续痒便继续买,尝试买更多来止痒,很多人的人生就是输在无法止住心痒的时刻。

痒痒的午夜街头,睡不着的人不少,路上总有正在回家或不想回家的车子奔驰。这种时分的路上感觉平静但不安宁,那不是应该在睡床上好好休息的时候吗?为何还得赶路(或前途茫茫不知去路?)?超市内当然都是夜猫子,当中必定有些失眠,有些刚下班,有些刚睡醒,另一些或许像我干痒得无法入睡。几乎都是一个人在逛超市,不一定买东西,就是随便逛逛,尝试走着走着让自己累一点,最好是累得连痒都感觉不到。

但痒的感觉有时是一种心理作用,只要忍得住暂时的不舒适,别去想它,痒的感觉会渐渐消退。没找到我要的止痒药,唯有带了一瓶枇杷膏回去。逼自己闭上双眼继续被中断的睡眠,骗自己已经吞下了止痒药,昏昏沉沉间,居然又睡着了。

就像有时候看到一样当时觉得很想买的东西,很冲动想要拥有,但只要压抑得住欲望,过了一两天再仔细想想,会很庆幸当时没胡乱花钱,因为一旦痒的感觉过去,也就不再觉得有需要。当然,偶尔也会有“变数”,一些当时看见想要的东西或就在眼前经过的机会,一旦错过不会再回头,就成为心中永远的遗憾,得继续在心中痒上一阵子,痒的红肿才会渐渐消退。

当然,不时还是会痒,但关键是终究会消退。

有时,我怀疑人类并非地球原住民,要不然怎会如此不能适应气候环境?看看手臂、膝盖,还有脚踝,都是抓痕和痒斑,仍有脱皮痕迹,原来还在痒呢。

最难受的是心痒,是一种很清晰的感觉,但完全“抓”不到,却一直在心中发作,得靠意志力来抵御。

——吴庆康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吴庆康 235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