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以字入诗

上周四幸得《文艺城》主编裕民先生青睐,一拍板就刊登了我原以为他会用三到四个月陆续载出的三首诗——《诗有隐情》《凉州词》和组诗《正文之外》。

《正文之外》这一组诗,写的是书籍编辑上常见的目录、附录和后记。在创作过程中,我运用了汉字独有的象形、指事、会意、形声的特征,三首诗的标题于是写成《目錄》《附菉》和《後記》。可能因为政策的原因吧,拙诗刊登时,小标题中的三个字被改为简体。 《目録》的“録”写成“录”,诗恐怕就不好解了:“看见什么/记录什么/在故事开口之前/金边褪色以后//一目几次/一次几回/向上,或者向下/或者不上不下//眼睛决不定的/笔下不去手的/统统交给心/默默宣判”。“金边褪色以后”是指汉字简化过程中将“錄”的金边减掉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