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好风如水

能分享的才算拥有;无法或不舍得分享的,从来都不属于你。我今生唯一拥有的,或许就是创作出来的每一幅图,感谢你们,让我与君分享。

那已经是12年前的事了。那时还在修读翻译口译专业文凭,按课程安排得到广州外语外贸大学修读一学期的课。那数月在广州游学的日子相当惬意,喝早茶品点心走白云山逛上下九,当然也会到书局看看。也就是在那时,于某家小书店找到了美国作者赤松(Bill Porter)寻访终南山现代隐士的笔记中译本《空谷幽兰》,这么多年了,依然爱不释手。那天在网上,偶然看到赤松多年后,以影像拍摄再次扣访山中隐士的纪录片,平实而自然,非常感动。

我不是隐士,然对归隐总有难以释然的冲动。生活在岛国,隐居的概念就犹如终南山,飘渺且遥远。我只能归隐到自己的文字里,归隐到自己的图画中。

不久前偶然收到一封电子来函,对方目的为求画。我不想草率答应就要求见个面详谈。有点意外,赴约的是一名老先生,他说自己年纪小小就出来打拼,40来岁时决定过自己的生活,当然他没详加说明,我也没多问,或许是经营一些投资,打理一些生意,得经常出国。老先生向来喜欢艺术,在国外总喜欢到画廊美术馆,看名家作品。他问我创作经历,然后很肯定地说,5年后我创作必有转变。那天他侃侃而谈,聊了对毕加索、伦布朗、齐白石的看法,说每个画家都会来到化的阶段,也就是放开了,看开了,随心所欲展现自己内在最真的一面。

老先生的一番话,让我重新检视自己的创作道路。从早期的电脑绘图,到2013年回归纸上手绘,眨眼已过5年。现此阶段,我画的是什么?而5年之后,又将是何番风景?

我们永远是自己人生的当局者,无法超脱开来更超然地把握一生的脉动。唯有认认真真努力过好每一天,才能最后成就这一趟好不容易的人生,好不容易不也是一步一脚印的?谁又能很肯定5年、10年后必将如何如何?

自从选择成为自由工作者,其实经常活在焦虑之中。那天缓缓往蓄水池那宁静的角落走去,近黄昏的斜照依然灼热,晒得脖子火辣辣,虽然四周清幽,然内心却忧虑难安。那时我正在烦恼着该月的收入来源。我焦虑着柴米油盐,我更焦虑着创作的突破。

然柴米油盐终究是个无底洞,说穿了也就是知不知足这么一回事,虽急迫倒也可以通过调适心境来解决。至于创作,那简直是修行般的摸索了。隐隐约约在我内心有个艺术的高度,但具体为何?我又无法说清楚。我相信每个从事艺术工作的朋友,内心都有挑战自我的企图心。而驱使这股企图心的,不一定都是为了名或利,但我也不至于清高得会去藐视赞美与掌声的必要。然我深信,更纯粹的一股动力,就在于想证明自己曾经真真切切地活过。

那天坐在蓄水池泄洪渠的堤岸,眼前远景是一大片斜坡草地,夕照夹着微风,树影在草地微微浮动。周遭是一家族十来只的野猴,大大小小或在树上或在草丛,它们过它们恬静的生活,我吹我如水的好风,它们和我都在这大好风景之中。那一刻我突发奇想,若能隐居在此该有多好?当然这土地不是我的,我只能用心领受。

什么才是拥有?就算是隐士,也无法拥有终南山。我们什么都带不走,此生的一切终究必须留下的。那我们就要好好想想,究竟能留下什么?能分享的才算拥有;无法或不舍得分享的,从来都不属于你。我今生唯一拥有的,或许就是创作出来的每一幅图,感谢你们,让我与君分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