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诗生活就是这样

我没有喜欢诗生活。“没有喜欢”不是“不喜欢”,而是介于“喜欢”和“不喜欢”之间,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的意思。甚至去了两次,一次是跟隐匿,一次是跟隐匿和假牙。隐匿和假牙都是正牌诗人,诗生活也有在卖他们的诗集,他们去诗生活走一趟是名正言顺。假牙后来还跟他的铁粉合照,留下了签名,偌大一张麻将纸上,满满都是众多华文诗人的鼎鼎大名,除了孙维民、零雨、罗任玲这些前辈,也有徐佩芬、波戈拉、崔舜华这些后浪。但吸引我的是厕所门边墙上四个粉蓝色的字:“诗人空间”。另一扇房门上贴了一张台北诗歌节的海报,上面用马克笔写了大大四个字:“诗人重地”,让我发笑。本来就是一间以诗为主题的书店,这样诗人前诗人后是很自然的事,其实还蛮好玩的,不过我还是没有喜欢诗生活,为什么呢?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没面子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