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正镭:蓝色小学

遇上了毛主义分子。他们不是毛毛族,装扮平常,只是借用了毛泽东之毛共产得名。那年在尼泊尔,旅游半途,被拦,被提醒若干里外中午发动大示威,劝车辆改道。当时毛派在野,声势日炙。既然没理由打回头,老经验的司机嘱咐我们不如徒步,没必要耗时在狭窄的路面汹涌的人群车阵中。

走呀走了近四个小时,司机确也花了好多个小时绕道在另一端等待我们。这一趟跋涉,过山野村庄小镇,一路时间缓慢的人文地景,和村民、小童、小店主和数名大学生随意攀聊,比手画脚也欢欣。大学时曾和同学为德国和尚舍利弗翻译他的《朝圣行》。他说香客不是旅客,香客是比较自由的,接受一切自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事物。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四方八面 @6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