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诗专:繁与简

“正体字!”她突然来这么一句,正在讨论中国简体字和台湾繁体字的我们俩顿时停了下来,同时转头看这位站在我右侧他左边的陌生女子。她瞪大眼睛看着我,这一句三字真言显然是冲着我来的。大概看我一副莫明其妙的模样,她又加了一句:“那不叫繁体字,是正体字!”我这才知道遇上了传说中的繁体字原教旨主义派人士。她接下来说的一大串话,我没记住,不外乎繁体字才是中文正统的说法。整体来说她让我对“正”气凛然一词有了新的体会。

这是我20几年前在美国读书时发生的一段小插曲。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争论还在。只不过那时电脑还不普及,所以只能面对面的进行简繁之争,在网络普及的今天,不再是一对一的辩论而是群体和群体之间的论战。这类人人都以匿名方式进行讨论的大混战,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建设性结论,而且常常偏题,往往以意气之争作结。

简繁之争很难有个结论。对从小使用简体字的人而言,恐怕难以体会繁体字之妙,反之亦然。更何况人们一般没有选择简体或繁体的自由。在新加坡长大的我所学习的中文自然是简体字,我在台湾长大的同学所掌握的中文自然是繁体字。只是我这个以简体字学中文的人,后来又到台湾念大学,最终练就了文章中经常简里带繁的毛病,至今还改不过来,对我这种简繁同体的人而言,哪个字是简体?哪个是繁体?往往不是那么一目了然,因此总要费些时间和眼力才能做到简繁分离。

在一次以英语召开的会议上,我就因为呈交了一份附上简里带繁的华文文件而引来批评。这位同仁以英语来维护简体字在本地的正统地位,要求文件中不得出现繁体字,我当时就觉得如果本地讲英语的人士都如此诚心维护简体字,或许新加坡的华文、华语复兴有望了。负责会议的主席有意缓和气氛,就说了个自己在中国的经历。在一次旅游时,他看到了一块石碑,就问了导游上面写了什么?当地导游只能告诉他那是繁体字,至于写什么就不知道了。反而是一位日本游客根据日本汉字以英语向他解释碑文的内容。这位不会华文华语的主席因此得出或许繁体字更能够反映中华文化的结论。不过他还是要求我赶快把繁体字给改过来。

简体繁体一般来说是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文字之争。可是我们新加坡也曾经凑过热闹推出自家的简体字。1969年我国发布502个简体字,绝大部分和中国一样,却有67个是本地才用的简体字。那时我念小学正好赶上了。这些字包括伩(信)、畄(留)、觧(解)、皃(貌)、(赛)、囯(国)。另外一些是电脑中文输入打不出来的字,如家字写成宀下边添个加,开字和关字在外头各加个门。这些简体字由于是小时候学的所以记忆深刻。可是后来卻发现这些字不见了。一度还以为我记错了,最后才知道这些本地简体字早被我们自己废弃不用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