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尽在不言中

除了少数天生有发声障碍的不幸人士,逼不得已无语问苍天,谁没有经过牙牙学语阶段?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纯洁如白纸的小人儿听到什么跟着讲什么,那便是母语,长大成人后有人问起,是甲就是甲,是乙就是乙,实在毋庸讳言,闪闪缩缩以“无聊”搪塞,像缺乏勇气面对自己的衣柜同志,不敢光明磊落承认性取向。因为种种原因,呱呱坠地后缺乏扶持,譬如杜鲁福改编真人真事的《野孩子》那个主角,自幼惨被遗弃在荒郊与动物为伍,以致张大嘴巴只会咿咿呀呀,我们当然寄以万分同情,绝对不应该鄙视或嘲笑;也有些小朋友生长在人多口杂的环境,左耳传进俄语右耳灌入瑞典话,在摇篮里天天接受双声道薰陶,母语不是一种而是多种,赢在起跑线的优势令人非常羡慕。总之,不论巴别塔结构多么复杂,凡懂得讲人话的都有最初用以沟通的语言,根本不值得拿出来当投注筹码,或者基于政治考虑而企图指鹿为马混淆视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