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仁余:方然与芊华

我在他们那小小的客厅里读着这份珍贵刊物时,看到的是那时代的青年对文艺的热爱,也看到了《赤道风》的缘起,以及方然和芊华几十年来对文学写作最纯朴的追求。

认识方然与芊华没有很多年。第一次见面,应该是是旧国会大厦艺术之家的一个记者会,或许是作家节的发布会,我们在自助餐时互相介绍,也没多谈。后来对他们有较多的了解,是我报道了《赤道风》杂志25周年庆。那时候我在联合早报《文艺城》,知道他们辛苦支撑着《赤道风》这份文艺刊物。一份华文文学杂志,在本地飘摇走过四分之一个世纪,实属不易。他们也不像文学团体出版写作刊物,有一群同人在编务上互相支援,或者轮流上阵,《赤道风》多年来基本是由一对经济条件并不宽裕的夫妻档努力撑起,对我来说,这简直是个奇迹。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