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霍罗格 过生日

在塔吉克帕米尔高原停停走走数日,见识了银行提款机里没有现金,体验了银行没有兑换外币服务。身上的美元已跟当地人兑换得所剩无几。

于是,打算去帕米尔高原唯一的小镇——霍罗格(Khorog)碰碰运气。那里好歹也是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州(简称GBAO)的行政中心。据知,那里主要道路Lenin街上,有好几家银行。

10月的霍罗格阳光普照,沿途可见Gunt河流清澈,边上烤肉香气四溢。要不是囊中羞涩,我和伙伴——肥肥肯定就停下脚步,一边望着高山听着流水,一边大快朵颐。

走访了几家银行,无奈每一台提款机都拒收万事达卡,好在肥肥使用的是威士卡,所以能提出300美元(约402新元)。有了“护身符”在手,我们就嚣张了,商量吃顿好的,住进有暖气的酒店。

计划是这样想着,但步伐却越走越远。因为越是远离中心,那住宿费也就越便宜。最后,住进一个晚上80索莫尼(约12新元)的家庭住宿。

看见软绵绵的床,沉重的背包比它的主人还心急,迫不及待占据了一角。我和肥肥竟不约而同想先睡一会儿。

也许是太累了,把原本只是想短暂午睡的休息,成了一宿的停机。

醒来已是晚上10点多了,要不是被饥肠辘辘吵醒,我想我们会继续昏迷。

披上外套往中心方向走去,夜晚的霍罗格犹如死城,白天见的烤肉摊都闭门了。我告诉肥肥,包里还有一小袋白米,足够煮两人份清粥。

她摇头说:“今天不行。”

我问为什么。她说:“因为今晚是某人生日,不能寒碜!”

我问:“什么是寒碜?”

她说:“就是不体面。”

我说能在塔吉克过生日已经很豪华了。

她斜视着我,说:“至少加个蛋吧!”

我在毫无人烟的道路上大笑,迎来另一阵笑声的回音,我吓得躲在肥肥身后,说:“这叫寒颤吧!”

原来不远处有户人家正开着家宴,屋里微弱的灯光照在漆黑的道路上,拉长了我们的身影。

我们互看一眼,灵机一动,走到屋外敲了敲木门,用4索莫尼(约0.60新元)跟他们换来两个鸡蛋。

喝着热腾腾的蛋粥,我又贪心了。

“肥肥,有时差,所以,明天再过生日吧!”

她点点头。

有碗蛋粥陪我过生日,请许我贪婪,再给我多几个时差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