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广播临记

筹备了很久,拖延了很久的新书新歌《只想和你去旅行》,终于快要出街了。

虽然新书新歌已经是以文字、图片,以及音乐三种不同的媒介呈现,但觉得还是欠缺了什么似的,结果和电台"96.3好FM"商讨,不如录制一个系列的广播节目,把声音也加进去,就很完整了。

就这样,当了广播临记,录制自己的节目。

对电台不算陌生,但以往都是以嘉宾身份出现,接受访问。这回比较特别,我自己顾自己,要怎样的内容,怎样的配乐,怎样的格调,都自己决定。电台台长洪菁云很看得起我,简单解释了仪器的操作后,就把我“丢”在录音室,自己一个人“自说自话”。我虽然不认识那一大堆的复杂操作按钮,因为不想麻烦太多人也得装懂。但却是在这个自我摸索的过程中,重新发现原来要学习新事物,真得实地尝试,当你没有其他办法只能“马死落地行”的时候,才会了解有些生存技能是能“逼”出来的。

起初有点手忙脚乱,录到一半才发现忘了开麦,要不就是录了以后忘了储存,结果得重新再来。别说录音室里的一大堆操控按钮我从没接触过,就算是天天不离手不离眼的手机,也总有接踵不断的各种应用让你措手不及没时间学习。但经验往往就是从错误的学习中累积,摸索了一阵,错了几次以后,居然也让我学上手了。

当广播临记,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即便只是预录,也一点都不简单。起初一两集觉得还很顺口,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还算顺耳。过了半个小时,喉咙开始干燥,舌头和嘴唇都开始僵硬。那是真的僵硬,原本说/念得很准的字,都渐渐走音;以前常听人说舌头打结不懂是什么一回事,终于明白原来真有其事。于是,每一集节目的录音时间从起初的15分钟,逐渐延长到30分钟或45分钟,因为间中必定会出状况。当我花了一个小时仍不断重复录制同一集的内容时,我知道已经不能再录下去了。因为不再是喉咙干哑的问题,而是心情已变得烦躁,头开始紧绷,念什么都不再清晰,不再有感情。

真的很佩服广播员,要在录音室对着空气说话几个小时,还得兼顾种种的操控,真不是容易的事。以前听电台广播会自然发出一些批评,质疑广播员的素质,但亲身体验后终于明白对听众说话并不只是开口发出声音而已,要得有内容,还得有心情,更得有天赋。

我每天在路上都会收听各电台的节目,有时会因为不喜欢内容/歌曲而转台,有时也会因为不喜欢某个广播员的声音而转台。人与人,演员与观众、广播员与听众、歌手与听众、商业品牌与消费者,除了直接的喜欢与否还讲究缘分,毕竟不是任何人都能像张艾嘉一开口就能有一把充满魔幻魅力让大家都喜欢的嗓音。现在当了广播临记,我突然对自己每天在路上“随意转台”的动作有点内疚,当我的节目播出后,是否也会有观众觉得“听不爽”而转台?甚至破口大骂?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此后我听电台节目,不会像以往那么苛刻了。

注:吴庆康的电台节目单元《只想和你去旅行》从5月21日开始,每天晚上11时30分在"96.3好FM"播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