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帼英:母亲的眼神

5月13日星期天早上,一个母亲与她9到18岁的四个孩子和丈夫,分三辆电单车驶进印尼泗水的三座教堂展开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包括他们一家六口在内的13人死亡。这一天在新加坡、北美等地正好是母亲节。

在随后不到48小时里,另外两个家庭也全家大小参与了恐袭——一个在离泗水不远的诗都阿佐市住所内装置炸弹时意外过早爆炸死亡(两个小女儿因在屋外没有丧命),另一个五人家庭则在星期一早上在泗水警察局进行自杀式爆炸,只有最小的女儿幸存下来。

同样身为母亲,我无法理解这些妈妈如何做出让孩子上阵进行自杀式恐袭的决定。在为孩子安装炸弹的那一刻,她们内心是否万般纠结挣扎?

我的母亲在讲述外婆如何从中国南来新马寻求新生活时说,即使老乡的街坊提议要帮忙照顾孩子,外婆仍坚持要把所有孩子带到南洋,一个不能少。或许恐袭妈妈心里也抱着类似的信念,要全家一起投奔那个殉道者梦想中的所谓天堂?在印尼生活的多年里,我遇见过的印尼妈妈都为确保孩子有更好的将来在努力工作。是什么样的畸形思想迷灌了这些妈妈,让她们以为炸弹是给孩子最好的礼物?

伊国组织一向来针对家庭下手,鼓励受激进化的家庭抽离社会,举家前往叙利亚参与圣战。看着干下教堂爆炸案的家庭照片,真的很难想象这个典型的印尼中产回教家庭会是恐怖分子。照片里做父亲的没穿回教服装。做母亲的也做一般印尼回教妇女的打扮,并没有如一些极为保守的穆斯林女人那样披上遮盖全脸的头巾。她的鼻梁上架着眼镜,手轻轻地摆放在穿着鲜艳峇迪上衣的少年儿子和一对手握塑料花的小女儿肩膀上。母亲的眼神稳重慈祥,看上去是个非常照顾孩子的妈妈。

有一篇新闻报道访问了这家人居住的小区保安人员。他讲述在恐袭前的晚上,他在附近的回教堂做黄昏祷告时见到这个16岁的小儿子不能自拔地哭泣。父亲在旁安慰他,劝他要有耐心、要诚心诚意。在未能独立思考做决定的年龄,他和兄妹的人生受激进化的父母如此残暴地中断了。

后来在一个新闻视频中,看到在泗水教堂爆炸案中丧失8岁和12岁儿子的母亲撑着遍体鳞伤的身体为儿子送葬。她凝重地为儿子选择他们最喜欢的火车图案汗衫给他们陪葬,眼神里有一种坚毅的悲伤。这个母亲通过朋友托话,表示她对带走她心肝宝贝的家庭没有怨恨。她的孩子和另一个妈妈的孩子,都是受害者。

(传自曼谷)

是什么样的畸形思想迷灌了这些妈妈,让她们以为炸弹是给孩子最好的礼物?

——沈帼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