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介:拖尸整人

文字泡面

人心深处,有一只魔鬼,有“媳妇熬成婆”的复仇心态。

民防部队一名即将退役的国民服役青年,在大士景消防局内的泵井里溺毙了。部队迅速反应,先是发文道歉,抚恤金立马送到,接着一伙高官要员赶往马六甲,到死者老家吊唁。受训青年22,新加坡永久居民,被玩死的。死者老父告诉媒体,儿子殉职他能接受,但他不是,所以不值。

他“被玩”,因为别人“好玩”——他两天后就服役期满,同僚为他“庆祝”,让他跳井。所谓井,就是消防训练使用的“泵井”,井口不宽,但水深11米,他跳了下去就再也没上来。等同事花45分钟把井水抽干,将他捞起送院,却已回天乏术。这是典型的乐极生悲,玩出命来,让死者双亲吞咽失去孩子的悲痛。道歉与抚恤,已于事无补。

这种存在多时的无聊庆祝方式,圈内人谁不知,却歪风不绝。电视台访老兵,说有长官装糊涂,你要玩跳井就别去告诉他,这是变相开绿灯。民防部队头头在命案后发表告全体官兵书,郑重告诫同袍,知情不报或知而不制止这类玩命行为,都得承担责任,这等作为不可行,也不可忍。文本说得义正辞严,部队内的民意管道长期失灵啊,太遗憾。

哀伤了几天,媒体用词谨慎,至今仍不知死者是跳入井里,被丢进井里,还是被推下井里,反正他撞伤了、齿断了、死了。有报道说死者被“放进水里”,看官,你如何解读。出事前,恰逢马来西亚大选,死者回返马六甲投票。大选结果马国翻了天,他返新后却上了天。他回老家时曾告诉表姐,很害怕快来临的庆祝会,因为会被“丢进水里”。他是旱鸭子,怕下去了上不来,结果一语成谶。

祝福退伍步上人生新台阶的庆祝会,本应开心快乐,他却提心吊胆,只因为必须面对“整人”的庆祝环节。

部队的特色是长官意志,唯命是从,“跳井”被说成是不成文的传统,小虾兵也就不敢吭声,只好顺着要求成全大伙,让大家开心一下,忏悔一生。

事发后当局逮捕了消防大队的两名正规人员,都有官阶,一是“一级准尉”;一是“上士长”。两天后,报载有四名将于下月擢升的民防人员,已因涉案而暂缓升职。内政部公告百姓,八年来民防部队共有五起涉及“整人”遭处分的案子,刑期介于3到40天。惩罚了仍屡禁不止,这回是丢了人命。

本地电视台报道,前民防部队服役人员透露,部队里的恶作剧文化根深蒂固,动机在于羞辱新兵。它也是一种“被认可”的退役活动,是“必须完成的仪式”。整人的方式花样繁多,这包括把人推进泵井;囚禁笼里;将对方大被蒙头,再饱以拳头;以肮脏的地拖搓揉对方的头脸和身体;趁人熟睡时以牙膏涂抹肢体或私处;把电池塞进肛门;把橱柜搬上屋顶……把整人说成促进情谊,加强凝聚力,真是扯烂污。

近三五年,民防部队的纪律问题没少见报。三年前,网络疯传一段视频,有20来个民防服役人员退役前夕在宿舍胡闹,违例吸烟喊叫,推倒床架,砸坏熨衣板,经调查后全都受到不同形式的处分。五年前,当时的民防总监因性贿赂案被定罪,入狱服刑。两周前的整人活动闹成了命案,民防部队的形象犹如一道脆弱的老墙,时漏时修,一身补丁。

整人、拖尸活动,长期为社会所诟病。六七十年代,新加坡大学迎新的“拖尸”胡闹,人们记忆犹新。无奇不有的低俗恶作剧,搞得新生惶惶不可终日。光天化日下旧生在校园里羞辱新生,勒令男生脱掉衣服着乳罩穿高跟鞋走猫步,剃掉异族同胞的半边胡子,臭尿淋头……社会口诛笔伐之后,校方明令禁止这类活动,拖尸活动才沉寂下来。

可是人性有弱点,一放松就得寸进尺,进入了千禧年,拖尸活动在国大死灰复燃,内容越来越大胆,终于因为太张扬而犯了众怒。国大当局前年惩罚了一批主事闹拖尸的学生之后,去年动用无人机监视迎新会场,确保年轻人不会失了分寸。

人心深处,有一只魔鬼,有“媳妇熬成婆”的复仇心态。拖尸屡禁不止,正是被整之后的“媳妇”,来年成了“婆”,不轻易放过刚进门的新媳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