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琬仪:地不佬火车

旅行就是人生寓言,旅途越是折腾越显得游人通关意志坚毅。

因为家中长辈想体验搭火车进柔佛新山,我这个熟悉港台日交通系统更胜于自家门前的新柔海峡通关交通的旅行偏食族如临大敌。上网查资料越查心里越不踏实,频频向经常穿梭海峡两岸的朋友同事探路犹如神经质旅行新手。

不知道长辈是哪里得到的讯息,竟然以为兀兰火车站就在兀兰地铁站邻近,即走几步路就到的距离;又以为上网预定火车票就像预订演出戏票一样便利——买戏票可不用准备好所有同行伙伴的护照资料。

虽然一水之隔,但新柔往返交通相当折腾人,就像宣示国界一样提醒游客要尊重两地各有主权。

先从如何抵达兀兰火车站说起。到底是从克兰芝地铁站搭巴士,还是从马西岭地铁站还是兀兰地铁站搭接驳车比较方便,三人行便有三个主张。上网买火车票,要准备好护照实名预订,还要花点时间搜集大家的护照资料。就算搞清楚哪里上下车,也抓不准等车时间。我们去程等了20分钟的巴士,等巴士时间到邻近的地铁站上两次厕所绰绰有余。等到巴士,不代表就上得了车。即使星期一出游,到了傍晚繁忙时间回程巴士客满为患,回家路漫漫长。

这一天我们用了近两小时抵达新山海关。去程因为种种原因赶不上属意的班次,改搭下一趟列车还要等一小时,为了争取时间享用午餐只好乘搭巴士过关卡。

到了新山海关,十多个海关柜台齐开,每个柜台排列长长的人龙。人龙队伍松散,随时前面二人变三人,又变四人,一家出动分散排队,看到哪条人龙通关快些随时转移阵地。星期一上午过关氛围便如此紧张,换作周末或公共假期排队情节是不是更戏剧化?

排在人龙尾,我想到过去在一些发展中城市中央火车站排队防插队的不愉快经验。有时候旅行就是人生寓言,旅途越是折腾越显得游人通关意志坚毅。海峡对岸有莫大的吸引力,旅途精神紧张、情绪毛躁的小插曲让人挂在嘴边抱怨,却不足以放在心上哀怨。

排队近半小时终于过了新山海关。护照盖章,也不用填入境卡,随身包包也不用接受安检,走到这一步才体会到新马的亲密关系。但很快地又得适应异国文化冲击——第一时间跑去貌似询问处的火车站售票台排队买回程火车票。短短两小时的旅程,就要排队五次,还真消耗体力和时间。

由马来亚铁路(KTMB)经营,穿梭于兀兰火车站和新山中央火车站的“地不佬接驳列车”(Shuttle Tebrau)车程5分钟,票价一趟5新元。据网上资料,每趟载客量约300人,每天来回跑31趟。乘搭接驳车便利在于新山海关在兀兰火车站开设检查站,在兀兰就可办完护照盖章的手续,火车抵达新山中央火车站乘客直接出闸,无须再排队过海关。

火车是我最爱的交通工具。每到陌生城市,总找机会体验当地的铁路交通,酷爱火车独有的移动韵律。乘搭火车北上,玩遍马来西亚铁道沿线城市,直达泰国曼谷,是我此生想体验一回的旅游计划之一。特别是马来亚铁路使用的火车列车,新旧型号并存,搭上“老叩叩”的火车会有时光倒流之感。青春是回不去了,但是美好回忆可以倒片重播,随着列车摆动,窗外景色倒退飞逝的节奏,轻轻地敲开心扉。

这趟新柔半日游回程还有一段小插曲。火车抵达兀兰火车站后,我想在月台拍火车照片作为旅程记录。谁知道马上给警察阻止。原来兀兰火车月台属于执法范围,禁止游客摄像录影。火车月台和护照盖章的出入境大厅只是一道玻璃门之隔,这也算是新柔通关交通系统的古早设计之一。

回想从车厢到车身都焕发着浓浓的怀旧色彩的地不佬接驳列车横过新柔长堤的风景。这是南洋“阿飞正传”的场景啊。它见证了海峡两岸多少代人的悲欢聚散,经历过多少次时代曲的新旧交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