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若芬:胡佛塔上

这有全美国排行前10名的一流高中,你的邻居有在特斯拉(Tesla)工作的资深工程师;有Facebook的高级主管;有斯坦福大学的教授。

登上87公尺高的胡佛塔(Hoover Tower)14楼顶层,可以宏观斯坦福大学的校园,远眺帕罗奥图(Palo Alto)市景,前方的山脉,就是著名的高科技及创投公司云集的硅谷(Silicon Valley)。

这片被称做“Farm”的地方,本来是Leland Stanford家的马场,大约33.1平方公里,相当于澳门的土地面积,可能是全美国最大的单一大学校园。为了纪念旅游欧洲时不幸得伤寒症、15岁就病逝的独生子,时任加州州长的铁路大亨Leland Stanford于1891年以儿子的名字创办了Leland Stanford Junior University,希望和儿子同样年龄的青年男女都能够有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早期斯坦福大学免学费)。

浅黄色的石砖墙,红色屋顶,仿古典希腊的拱门、回廊和长柱, 鲜明的Mission Revival Style(使命复兴样式)建筑特色,既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加州的流行风格,也反映了18世纪以来西班牙传教士在加州宣扬教义的历史。

我寓居的住处距离斯坦福大学将近5公里,没有开车,要走1公里路到El Camino Real上搭巴士,坐到终点Palo Alto火车站转乘校车。宽阔的El Camino Real是西班牙语,意思是国王大道,北从索诺玛(Sonoma),南到圣地牙哥(San Diego),再往南延伸到墨西哥,正是当年传教士行走的主要干道。

22号巴士经常误点,这巴士的路线很长,起点在圣荷西(San Jose),从起点到终点行车需一个半小时,24小时服务。听说有的人会睡在巴士上过夜,因为这里的房价很贵。难怪校园外面停了一整排的露营车,他们是以车为家呢。

房价到底有多贵?一天傍晚,我陪房东去遛狗,见到一栋房屋要出售,门口放了印刷精美的广告册,里面是室内格局图和照片。两层楼高,室内四个卧房,占地600多平方公尺。这栋房屋和附近邻居颇为不同,显然是经过改建设计,外墙的清水混凝土被不欣赏的人形容像北京的公共厕所,厅堂和房间一体的日式极简格调,开价嘛,嗯,400万美金。

我问房东,开价400万美金,380万可能成交吗?她笑了,说:“哪有砍价的?450万能买到就不错了!”

是哦。这有全美国排行前10名的一流高中,你的邻居有在特斯拉(Tesla)工作的资深工程师;有Facebook的高级主管;有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对了,Steve Jobs虽然不在世了,走路5分钟就能到他家……

听说过“Palo Alto attitude”吗?这个人口6万5000左右的城市,市立图书馆就有五所分馆,超过26万册的藏书。什么是精英?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女儿还抱在怀里,她的父母就带她到图书馆办阅览证了!

说到图书馆,斯坦福大学里依学科分类的图书馆就有不少。我教的文图学课,需要大量的图像资料,艺术与建筑图书馆不但藏量丰富,还有精致的原尺寸书画复制品。和学生在那里观览日本二玄社制作的北宋范宽《谿山行旅图》和金代武元直的《赤壁图》,学生问:“这是真迹吗?”我说:“真迹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呢!”近看作品的细部,什么是皴法、飞白;怎样辨识钤印和书体,连那个隐匿在芭蕉叶隙的范宽签名都一目了然。学生齐声逐字读出赵秉文的题词,一旁的图书馆员Peter不禁鼓掌叫好!

一年分为四个学期,以东亚系为例,本科生的毕业要求是180个学分;硕士研究生46个学分;博士研究生135个学分,课业压力可想而知。大量的学分要求相应地显示大学提供课程的力度。弹性、自由、多元的课程设计尤其令我惊艳,有的课程学生可以自行决定所选的课“值”多少学分,弹性差距将近1到3学分。专业学术之外,还有品酒、冥想、编舞等等有趣的课;如果能抢修到高尔夫球课多好,那是在校友Tiger Woods打过球的标准18个洞球场。一些前沿的思想和话题都能开课讨论,启发创新的思维。

即使文图学方面的课我已经教过数年,在斯坦福的教育环境中,让我更具有批判性,用全新的架构和教学方式,实践“做中学”(Learning by doing)的理念。

“Die Luft der Freiheit weht”——斯坦福的校训,这句德语的意思是“让自由之风吹拂”。若问为何一所美国的大学用德语的校训?(拉丁语校训不奇怪),这就别有故事了,但,这是自由啊!

从胡佛塔回到办公室,窗外,仍见胡佛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