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青春:温室里的蘑菇

在冷地方久了,发现蛮同情在这里居住的人。天稍微一暖,就算吹着寒冷的风,也要把它过成夏天。争分夺秒地亮出裙子、摩托车,徜徉在露天餐馆和沙滩。气温一下降,人们又穿起了厚厚的外套,不走在路上了。他们都在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这样的日子,要说这里的人从容,不如说他们比我还害怕寒冷。

不过今年的夏天来得特别急,才五月尾,天就热得很。我记得去年要七八月份才开始缓慢的热起来的,此刻不知要怎么去想象,五月初时还下过雪呢!可这样的天适合跑步,野餐和买药。跑步适合我,只是过敏体质,倒教人烦恼。夏天漫天都是花粉,过敏越发严重。但我还是去野餐了。挑在花粉系数低的一天。许多人在公园烧烤,烟雾像一条条巨蟒,扭曲着身体从烧烤架爬出。我还骑着脚踏车去买药。过敏药。路上的樱花树花都飘落地上。松鼠、兔子、小鸟,在路边闪闪躲躲的。我不疾不徐地踩踏着脚踏车,经过所有属于夏天的动植物。还有一名黑人流浪汉,他在问所有行人有没有几毛钱给他。绕过他,就到了药店。

这些事物联合起来,让我想起几天前离职的一位朋友。她刚刚从医院回到家。因为不够钱,她不继续护理哮喘,导致病发。她说要转行当踏板小酒馆的车手。这回得等她康复了。

踏板小酒馆是一种90年代开发的娱乐工具。类如脚踏车,但要8到16个人一起围着长方形桌子踏,最前边架着一个大木桶装酒。主舵手得在酒桶后边,中间的位置。我那朋友就是要坐在那个位置。到时她需要掌握方向,要会说话,还得照顾周围的人喝酒,绕城游玩。她说这样能赚得多一些,好实现她去纽约发展的梦想。

药房里,我在“病人排队处”排队,排了许久。工作人员跟我要医生处方,我没有,但解释已经买过两次,他查了身份证,才卖药给我。真是个麻烦事!要是一点病没有,那该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一件事。想去哪里逛逛,都不用多想。也不必让人盼到了夏天,还得躲着夏天。感觉自己好像一只温室里的蘑菇,真不易种好。

(传自美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