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打造书香

若内容和包装能被打造成一种文化,一种书香,是否才能有趋之若鹜的效果? ——吴庆康

喜欢今年书展的形式,几个不同的展点、多元化的活动、文学讲座、歌唱表演,还有现场电台广播,添了许多生活气息,表面看几乎有点台湾的感觉,清新。

但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一直说不出是什么,后来回家看了出席书展活动后拍的一些现场照片,才发现原来少了的,是年轻人。

据出席了几场活动的朋友说,活动内容都有不错的素质,但没有汹涌的人潮,最大的遗憾是少了年轻人,出席者的年龄群,从表面看,不少都在40岁以上。我拍的一些现场照片,大多是发线稀疏或白发苍苍的年长者,十多岁的学生和20多岁的年轻上班族,都去了哪里?现场若有小朋友,都是由父母带着去,一些书商仍不忘在这不太一样的场合展示/销售一样的辅助学校课业读物和文具。当然展品/商品内容越多样化越好,但似乎还是少了吸引年轻人的魅力。

其实我们的宣传不算不足,书展期间天天在实体报章、社交媒体,以及电台都有相关消息,换作在台湾或香港,就算售票恐怕已得排队进场。说到底,仍是整个环境的问题,新加坡从来就不是一个有书香味的城市。

友人质疑,关键会不会是因为主办单位仍是一个传统的老字号而让人觉得老旧?后来我们不断分析,觉得不关乎主办单位,主因或许是“中文”的关系。其实在以英文书籍为主的“新加坡作家节”,出席者并不乏年轻人,而且不少讲座/分享会/签名会都爆满,当时我出席的好几场活动都座无虚席,这样的情况在中文书展却成了稀罕的景观。

别说现在,30年前的新加坡已经没有多少人爱看书,那些会看书的,大多数只看英文书,会看中文书的,大概也只是当年“残留”下来,剩下的有点年纪的人士。书展的一大遗憾是没看见太多旅居/移居本地的中国人。每次到中国各大城市,以及香港台湾的书店,不论什么时间都是人潮,而且都是年轻人,这些爱书的人必定有些在新加坡生活,但他们为何不是出席我们书展的主要群众?

我在成都太古里的方所书店消耗过一整个下午,十万册的藏书量简直堪比好多图书馆,最后虽然什么也没买,但非常享受沉浸在那整个优雅舒适的环境中。在北京的一个胡同,发现一间小小的,专卖限量版中文书籍和得设计奖的中文书籍书店,非常惊喜,最后买了好几本并不便宜,也不知道内容是什么的书,就因为设计包装得实在精美,忍不住将那份诚意买下了。我真不懂这些书店是怎么赚钱的,但店里的书像藏品多过像商品,这就给书本带来了新的生命和定义。

或许我们已经不能再以传统的想要推广华文华语的态度来吸引年轻人,而应该考虑将中文书定位为当今稀罕的藏品,当你愿意并有能力购买价值不菲的名牌包包和名表,没有理由买不起价格不过百分之一的中文书,若内容和包装能被打造成一种文化,一种书香,是否才能有趋之若鹜的效果?

下回的书展,身为观众/读者,我希望能与更多不同年龄层的同好,沉浸在一种集书本、美学生活、咖啡、展览空间,甚至与服饰时尚等为一体的文化空间中,好好嗅吸书香——中文书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