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蔡欣:东邻有巢

订户

字体大小:

去岁杪回返奥马鲁住家,正值南半球春末,气温仍徘徊于15摄氏度上下。天依旧早暗。一切如常。但次日早餐时,无意间发现我们的“餐厅”似乎较以往亮了许多,也温暖了些。餐桌,和煦地沐浴在一窗晴日中。

往窗外一瞧,数月不见,邻居那棵白杨树的树冠竟清瘦不少,枝叶已不复先前那么密不透风。直接得益的当然是我们这向东的厨房和餐厅,本来部分朝阳被枝叶遮挡,如今终于天朗气清了。这邻居倒很能为他人设想,我对妻说。或许……他们要盖间树屋吧,妻冒出这么一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