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涓:沉重

订户

字体大小:

接到一个已经半年没联系的电话,从缅甸打过来的——是一位缅甸妈妈,其女儿Thel Su是我十年前华文班的学生。

母亲在话筒另一端嚎啕大哭边激动地喊叫:“Thel Su 走了,昨天走了!”我惊魂未甫,不知所措,连连问了几个问题,可是她太伤心了,浓厚的缅甸腔英语只让我听到Thel Su 在这个学校6月假期回去缅甸,发生了意外——脑部被病毒入侵以致心脏休克而突然逝世,具体事情我无法知道,她太伤心了,我也无法再追问。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