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心:情牵发丝

让头发泛白或染色,让头发留长或剪短,向来都不只是与岁月交涉的事情,也不是我们可以擅自定夺做主的。

小时候,头发是母亲修剪的。我总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听令于母亲无情挥动的剪刀,时不时就嘟囔抗议,可以了啦!已经不能再短了啊!母亲心中的发型典范是齐耳的娃娃头,她认为女孩子家就应该是清清爽爽的,才会讨人喜欢呀。我当时可不以为然,发丝与情感应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