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嬿青:魔都小龙虾

魔都处处的小龙虾店,听名字就张牙舞爪,活色生香:红盔甲,卷福龙虾,沪小胖……走进去基本客满,年轻人居多,每个人面前一堆壳,喝酒剥壳听音乐,男男女女都很有战斗力的样子。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的上海,小龙虾还不流行。那时有街头排档,最多炒个面,吃个螺蛳,吃得不会太爽,因为那时这些路边摊多数属于违章,食客也常常为摊主把把风,有个动静要通风报信,大家火速撤,大概这种乐趣盖过了食物本身,路边摊自成一格。

后来小龙虾粉墨登场,后来吃小龙虾喝啤酒成了夏天的打开方式,后来小龙虾的店也如夏天繁殖生长的小龙虾一样开得满街满城,从马路牙子一如既往的街头美食到百年老店精美摆盘做法各异的小龙虾全宴……夏天,那可是无法回避的小龙虾世面!

我过去若干年很少在小龙虾季节回到上海,这似乎成为一种遗憾,看着别人带着一次性手套,红红火火吃得一桌红虾壳一嘴十三香辣椒(小龙虾的一种做法),疯癫痴笑的时候更倍增向往!

父母这辈的人不怎么喜欢小龙虾,如果要费那么大的劲剥壳,那还不如吃大闸蟹,剥半天吃一点点肉真不值得……然后拿出一堆老中医的教诲,什么小龙虾最不卫生,龙虾壳里重金属超标,这东西生长环境太脏洗不干净。好了,打住不谈了!

小龙虾不登大雅之堂,这个不能认同,一道虾粒蒸蛋羹,细腻柔软,一盅盅的花蛤蛋羹蒸到半熟,撒上一小撮切成丁的小龙虾肉,再加几滴芝麻油,上笼再蒸熟。这是闽菜海鲜料理的手法,原汁原味,精工细作,蛋羹虾肉一起入口,滋味醇厚。

今天我们吃到的法式炖鸡,配菜都只是一盘烩蘑菇和一盘炒鸡蛋。但据说炖鸡配小龙虾才是鼻祖,是拿破仑大帝的个人迷信,大厨们后来也觉得小龙虾配鸡太奇怪,因此慢慢改良了!

另一道出名的法餐料理“龙虾奶油浓汤”相信大家都知道,那真的是由小龙虾唱主角。做法是将龙虾壳肉分离,先用洋葱、胡萝卜、西芹和小龙虾壳一起用橄榄油、白葡萄酒炒香,然后加黄油和面粉浆慢炖,快熟的时候再下虾肉,最后滤掉碎虾壳,就是漂亮的金黄色浓汤了。这道菜几乎是高档法餐馆的标配。中国国内的小龙虾壳里重金属普遍超标,所以有用大龙虾壳代替小龙虾熬汤的,而在国外,大厨们都选用小龙虾,想必是熬汤更佳,值得回味。

但是,小龙虾似乎就是不能这么高雅地吃,“奶油龙虾炖汤”、“虾粒蒸蛋羹”,好是好,就好像硬要叛逆少女摘了一串金属耳环套上蕾丝长裙,毁了小龙虾叛逆的性格。魔都处处的小龙虾店,听名字就张牙舞爪,活色生香:红盔甲,卷福龙虾,沪小胖……走进去基本客满,年轻人居多,每个人面前一堆壳,喝酒剥壳听音乐,男男女女都很有战斗力的样子,看着每个人的神态都准备认识新朋友,吃完喝完去蹦迪……

吃小龙虾还能让所有人放下手机撇到一边,因为你吃虾时得动用两只手,这样一来没法刷着手机埋头苦吃,大家就可以好好聚餐聊天了,可以给我们的朋友们更多沟通的机会……

门口的人在排队,在张望,准备把乱七八糟的心事剥出来让大家调侃一下,把那些遗憾和错过还有无奈装进酒里喝进肚里,感叹一下,畅想未来!即使我征服不了这个城市,就让我先来征服一下小龙虾吧,蒜香、十三香、酒香的先各来一份……

站在“红盔甲”的店门口,我却止步了,我已经不太属于小龙虾了,我要在这个城市约上谁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