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世纪之约

特朗普与金正恩的世纪之约,从非政治的角度来看,充满戏剧性和故事性。他们像一对在社交媒体上结识的网友,还未正式见面就已从各种大小管道熟悉对方的习性,在网上的交往纠缠难分,时而攻击对方时而吵得天翻地覆,然后终于按捺不住又说要正式见面了,甚至在正式会晤之前还得劳动双方身边的朋友传递书信,以亲笔书写的文字表达情意,试探对方的反应,不仅让他们周围的朋友伤透脑筋,相信他们本身也既兴奋又忐忑,不知正式会晤后对彼此的印象是否会改观,往后是否还能继续交往。

这让我联想到以前网络交谈兴起的年代,很多人都以电脑网络交谈取代笔友书信,找到了新的交友管道,一路发展至今,当然有了很多智能手机上交友的应用程序。不管是上个世纪的笔友还是这个世纪的网友,我们从来都不曾放弃过交友的机会,要怎样在“纸上/网上交友”过渡到“约会交友”发展牢固的友情,如何“通过”正式见面后在印象上的种种“考验”然后延续这段感情,考的是双方对彼此的信念,各自对感情的诠释,以及自己对感情的态度是否经得起现实的磨练。

不管是笔友还是网友,甚至以前有些人迷恋的“电话友”,都是我们最寂寞的表态。我们内心深处必定都有一处需要被填充的深邃小洞,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特别容易被放大。但我们的恶习是以印象取人和以貌取人,在纸上/网上交往期间会根据字面的印象自己发展出一套关于对方的整体轮廓,起初由文字,然后由照片设定出自己心目中希望看到的对方的模样和性格。

往往,一旦见面印象会有180度的改变,除了照片和真人判若两人,对方的言行举止总与文字上的有些出入,所以从以前到现在,笔友/网友的见面总是最严峻的人性最终考验,下场通常就是“剧终”。

我经过笔友年代,更曾迷恋网上交友,未见面时通过文字的互动是一种深具诱惑性和刺激性的心灵挑逗,在迈向最终见面的过程中,那种想见又不敢见的心情完全把人性的脆弱表露无遗。童年时期那些我最终见过面的笔友,一旦见面就即刻失去了遐想的空间,有时我嫌人有时人嫌我,纸上的火花无法在现实中延烧。后来通过网络交友,整个过程快而且广,很容易就认识几十人,最终被“淘汰”出局后所剩下的少数,才算是成了真正的朋友。

可见两个人的交往最终是一定要见面的。不管你通过多少管道打听尝试了解对方,都“百闻不如一见”,因为现实往往与传闻和印象不同。就像不同媒体报道中的一些国家(像伊朗、朝鲜,以及以色列等)总被设置了偏见,但当你亲身到访看到体验过,就明白很多事情不能只听信片面之词。

特朗普和金正恩虽然是国际政治舞台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但他们内心深处必然也有些许常人的因子。他们两人的这场世纪之约,从年龄来看更像一场祖孙会晤,一个性格暴躁的爷爷和一个叛逆的胖孙子终于在全球重量级亲友的协助安排下“相认”,既然备受全球关注,只要不现场拍桌大吵,收场姿态怎样都不会太难看,他们必定比我们一般人更明白交友约会之礼仪。

笔友/网友的见面总是最严峻的人性最终考验,下场通常就是“剧终”。

——吴庆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