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威:考试

答完最后一个题目,考试时间还剩下半个钟头。按习惯定会细心检查答案才交卷。但这一次——“够了便是够了”——只肯定没漏答任何题目,便交卷步出考场。

我走在寂静的四马路,到梧槽地铁站搭地铁。两年半以来,多少个夜晚我都走这条路,从天主教神学院回家。随着课程结束,这一切都将成为过去,而假如之前对妻所说“此后再也不参加任何考试”的决心不动摇,那便是我生命中最后的一场考试。

就像许多人一样,自从进入幼稚园读书后,考试这位朋友(或敌人?)便一直陪伴着成长。每年都要经历备考、应考的紧张,之后短暂的“解放”,再等到成绩揭晓,因其不如想象、正如想象或超越想象而导致的失望、欣悦或狂喜。

说考试是个朋友吧,它当然是,而且是个益友。因为考试的“推动”,我们在课堂之外会特别花时间去更深入地了解与熟悉所学的种种;每一回的备考都是心中知识的提升。说考试是个“敌人”吧,它当然也可以是,因为备考会剥夺我们做其他事的自由,因为一到赴考我们会心如吊桶,因为成绩的优劣或会影响我们梦想中的前程……

记得在大学考完建筑学最后一个试卷那天,同学们做了个“焚讲义仪式”,代表从此脱离考试束缚。且别高兴得太早——要做建筑师往后还得考执业试,执业试过关了,又有各种专科试。而那似乎考试考上瘾的阿伯,即连上休闲课程如学弹古典吉他偏也报名考试。

提起考古典吉他试,马上面青唇白:可以花很多时间去准备,但因为欠缺临场的镇定,在考官面前总弹不出平时水准。盖一切都靠手指极其细微的动作成就,发抖或紧绷都会影响精确度。那种紧张是无以名状的,足以使弹奏失控。

将修读神学作为完成职场生涯的“奖励”是个人的选择,读需要考试的课程也是个人的选择。这些日子以来的上课和多种形式的考试,包括可带书本入考场但因时间有限不亦以心中材料作答的“开卷试”,的确丰富了我要增加的知识,但也饱和了我和考试之间的关系——年过花甲不愿再接受紧张!学习路上从此不与考试为伍,学习本身的乐趣将足以使我不断前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