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基:器物封侯

件件精巧、各有妙用的餐器,是配合需要和整体的“卖相”而精心设计打造。合则双美,离则两伤。费尽心思,非常精湛有学问。

饮食一事,我爱讲常讲,自己是“乞丐命,皇帝身”。当记者时,经常有机会打牙祭、尝美食,到过世界各地当“食货”。但是多年下来,和谁吃过饭,吃了哪些东西?很多已经无法记得(不能怪我,因为太多了)。倒是有些食器——杯盘鼎彝,给我留下甚深印象。

也不奇怪。从小对美术作品的兴趣,也去到精工打造的饮食器皿上。器物封侯,盛哉大也!眼前之物,也大多耐人玩赏。清代著名文学家兼美食家袁枚,在他的名著《随园食单》中甚至还说:“美食不如美器”。 在他看来,反而主角的食物是配角。有点本末倒置。

实际情况是:很多人把食物吃下肚里去,只要不发生大小肠胃问题,连什么味道、什么营养,全部忘记。味道也很难具体形容,心领神会,才是正道。多说就是烦人嘈音。

器皿就很不同,它们是整齐划一的摆设品,娱乐眼目的工艺精品、历史文物。锅碗瓢盆罗列,可写能写之事,写也写不完。

中国四大名著(《红楼梦》《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中,写人写事,其中最出色当行的,就是四季饮食场景的具体描绘。

有人研究出来,《红楼梦》中的餐具、炊具和家具,大小工艺,器物封侯上桌宴客,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概括起来,到底是官宦人家,虽然家道没落,底气豪情,还是有的。

例子如:“红”书第一百零五回,锦衣军查抄宁国府,抄出高级餐具数百件,而且每件各有名堂,没有一件半盅是重复,有人分析,其中食器有两大特色:不是质料贵重工艺精良,就是工艺精良质料贵重。

背书就有:玉缸、玉盘、玻璃盘、玛瑙盘、金盘、金碗、金匙、银碗、银盘、三镶金牙箸、镀金执壶、哲盂、茶托等,应有尽有的满目“器物诸侯”,穷于记忆。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名堂?有人起底揭真相:原来,件件精巧、各有妙用的餐器,是配合需要和整体的“卖相”而精心设计打造。合则双美,离则两伤。费尽心思,非常精湛有学问。

另外,还因为官宦人家,家里家外,上下有分,等级有别。饭可以乱吃,器不可不分,欲知详情,可翻到“红书”第四十回,一探究竟。

那可是贾母戏园里听戏用餐,排排坐定,按辈分等级,各人都配有成套的几、案、壶、杯。研究特别提到,一种缠丝玛瑙碟子,放进荔枝可以增色加味。

以小见大,贾府大宴小酌,无不注重器物与美食的配搭安排,口有口福,眼有眼福,各忙各的,非常科学到位,绝不马虎苟且。

也因此,任何在餐桌上引起多巴胺联想的肮脏、丑怪之物,都应该在饭桌周围,一率查禁隔绝清除。

现在出现的,以身体、以鞋子盛放美食佳肴创新求怪做法,两者的丑陋、肮脏,虽然经过超级名家名厨加工美化,可是,不洁联想,势必口动心动,快闪太慢,无不令人下箸动筷迟疑,食不下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