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若芬:接不接?

我先前付的那笔扫毒软件也是被骗的!所谓“某某病毒”是个假的名称;所谓“清理”,也是假象。

又来了!

手机铃声响起,我瞄了一眼——陌生电话号码。

当然是陌生人来电,没有多少人晓得我在美国的电话号码,即使知道,朋友们大多也都是通过社群媒体系统联系,连我70多岁的母亲,都会和我用Line视频通话,这时代,打电话的人比较少了吧?

不理他。我在三藩市第四街的火车站等约订的Uber,脚下水泥地冒出被阳光蒸发的尿骚气,我往街旁的十字路口走了几步,臭味没有减少。再往相反方向走去——手机铃声又响了。

不理他。Uber再不来,我就要拿出口罩了。手机再度响起。这次不大寻常啊!一般几次不接听,对方就不会再在同一天再打来。

手机又响了!好吧,我滑动屏幕图标接听。“Hello。”

“Hello,” 他说。听起来像是华人青年。昨天才收到斯坦福大学的电子邮件提醒,有人举报接到说华语的诈骗电话。是啰。来了。

“你系边个?”我不知为何冒出这句。“你识讲广东话?”他说。(笨蛋,我忘了这里是三藩市哪!唐人街里到处听到的都是广东话)。“我唔识讲。”我说。“You are speaking Cantonese.”他说。“我唔识讲。”我说。

他改说英语。原来是准备接我的司机,他在另一条街的巴士站前等我。

祖父来自澳门,他在此地出生长大,平时说的是广东话和英语。

他说打了好几通电话给我。我说我怕是诈骗电话。他笑了,说:“你们台湾人应付诈骗电话很有经验……”哎,我真无言(颜)以对。

这不是在美国第一次错过重要电话。

要登录斯坦福大学电脑系统首先要有电子邮件地址,这一点不难,难的是,系统要求要数字加英文大小写及符号共16个组成的密码。16个!我怎么记得住?

输入密码以后,还要二次认证。传送短信到手机,或是下载手机软件,输入随机生成的数字组合,填进电脑系统。

且慢,这才进入“第一关”,请欣赏一段影片,回答问题。影片的主题是网络安全,类似新加坡防范恐怖分子的宣导影片。

“通关”以后,我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归纳方才影片的重点,第一点就是“DON'T BELIEVE EVERYTHING YOU SEE IN ELECTRONIC FORM”(不要相信任何你看见的电子形式东西)。

接着,再收到电子邮件告诉我,要在30天之内上网注册我的电脑设备和手机,否则不能使用校内的无线网络。于是我遵照办理。可是,遇到阻碍,下载了学校指定的程序,却怎么也注册不了。

写电子邮件求助。自动回复我“案件”编号。

第二天收到电脑工程人员回复,因为不清楚细节,要我打电话去说明。

好的。报上“案件”编号,对方说,可能是我的作业系统没有更新,要我直接升级到新的版本。收到他寄来的网址链接,上网付费购买。

同时,我住处的台式电脑出现异常的现象,上网速度愈来愈慢。我心想不妙,即使有防毒软件,难保万无一失。果然,电脑画面出现中毒的警告,要我下载某个扫毒软件,价钱是19.95美元。付了钱,拿到收据和执行扫毒程序的序列号密码,扫出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病毒程序,我心想:清理干净以后就安全了吧。

又过了一天,电脑网页画面再度出现另一个中毒的警告,并且要我不得重新开机,否则所有文件都无法恢复!我照着指示的电话打去,是个黑人女性,说我的网络系统中毒,要我的住处地址,并付费200美元。我问她是否会派人来住处检查?这不是我的房子……她不耐烦地说:“你到底要不要解决?”

听见小狗颈铃叮当响,我走出房间,问遛狗回来的房东,这该怎么办?网络系统中毒……房东要我快点挂掉电话,这是诈骗!啊?我先前付的那笔扫毒软件也是被骗的!所谓“某某病毒”是个假的名称;所谓“清理”,也是假象。

此后,隔几天就会响起手机铃声,我一律不接,也不听留言。结果,错过了大学的电脑工程人员的协助电话。幸好,几经波折,最后都没事了。

Ube现在,手机铃声又响起,我接不接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