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履惠 :池塘已干

去年八月间,在台的父亲突然出现胃口不好,又不言语的现象,适逢照顾他经年的外劳返乡探亲两个星期。手足们以为是父亲不习惯代班外劳的照顾,总是哄他说话,哄他多吃一点。当时,我向友人述及此事,友人居然说:“出现这种情况就是时日不多了,短则几个月,长则一年。”

这首小诗就是在当时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下写的。只想着如果还在过去的时光里,他就不是眼前这个力不从心的老者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客串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