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再见上海

由北京飞上海,一下机场,我就知道来到了上海。行李输送带边上已经排好一列的行李手推车,省却了旅行者的麻烦,这是上海。上海是有细节的城市。上海人经常被批评为“作”,有点贬义,类似惺惺作态,但“作”也是要付出精力和感情的,至少比粗枝大叶强。

上海总能给我惊喜,我喜欢看见自己喜欢的城市有长进。虽然上海的朋友们纷纷抱怨物价越来越贵。我们在一家网红甜品店里,点了茶和甜品,每人消费约30新元,但抱怨归抱怨,甜品店依旧人满为患。城市变得更干净了,街道整齐了,很多沿街的老房子都修缮了。似乎唯一不变的是法租界里那些老梧桐树,发出了风风火火的鲜绿,把夏日的街头点燃起来。街上有个熟悉的背影,慢悠悠的骑着车,梧桐斑驳的树影落在白色T恤衫上,他拐入了另外一条小街,倏忽不见了,那是我吗?

我没怀念那些吃喝玩乐的场所,但上海街头常见的树木却是难忘的。它们像是上海最忠诚的家具,在春夏秋冬间上了不同的妆,各有各的姿彩。上海市花白玉兰也经常可见,但大部分都种在小区里,已经六月份了,玉兰花还开着。夜晚走入小区里,没看见那奶白色健硕的玉兰花,但却能闻到浓烈的幽香,这是我记忆中上海的气息。

某天和好友吃了饭喝了点酒,聊的不过是十几年前上海的人和事,因为变化太大,却有恍如隔世之感。曾任职传统媒体的朋友早已经换了无数的工作,现在也加入了创业大军,制造内容来刺激消费。他简短却充满变化的工作履历,其实就是一部当代中国媒体的发展史。

不让朋友送我回酒店,我想沿着熟悉的回忆慢慢走一段路。我依旧能叫得出沿街房子们的名字,甚至背诵出它们的故事。汾阳路的白公馆,是白先勇的府邸,后来改造成一家台湾人开的顶级西餐厅,现在则关起大门进行修缮,几番易手,老房子又会迎接哪里来的新主人?在这样的时代里,我们能把握命运,还是我们只是时间河里一枚微不足道的涟漪?在变和不变中,这座城市也会逐渐变老。时间能改变很多事情,时间也能证明很多事情,其实未曾改变。再见上海。

上海是有细节的城市。——叶孝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在路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