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镜花不可攀

两周内狠狠把《二零零一年太空漫游》看了三回,因为很清楚这身娇肉贵的70厘米拷贝后会无期,也不说世上仅存的放映机寥寥无几,院方就算有心复古亦无力奉献,胶片本身的脆弱更是一步一惊心,康城首映后直接送到巴黎,我第二天去看,画面已有两道花痕,隔了十天看第三次,硬伤增添到六七处,加上菲林运输又昂贵又麻烦,精打细算的片商怎会不一窝蜂选择又轻便又万无一失的数码版?吹毛求疵的专家嫌70厘米清晰度不如复修的数码,振振有词可惜完全吠错了树,被色彩分明宠坏的眼睛,忘记了原汁原味才是主旨。至于纯粹主义者指Cinerama不应该投射在平面,倒真是事实,从前电影广告不是大肆吹嘘“特艺七彩弧形大银幕”吗,曾经有过“被包起”经验的幸运儿不会忘记那种温暖,但哪有戏院那么笨,肯为区区一部电影斥资重建银幕?镜花不可攀,这个版本已令我恍恍惚惚回到半世纪前的新加坡国宾戏院,散场后几乎可以立即到地窖打保龄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跑码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