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我去三潭摘枇杷

订户

字体大小:

水果和人一样,也讲个“格”,榴梿虽贵为水果之王,但论格,未必高于枇杷。金农、虚谷、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都爱画枇杷。在画家的应景题材《岁朝清供图》里,枇杷是主角之一。听说美国人不吃枇杷,家里院子的枇杷大如鸡蛋,无人搭理,任其败落。我会心一笑,喃喃自语:“对了对了,这就是美国。”

四月中旬,我和朋友在“莆田”吃饭,餐馆附送了几颗枇杷,估计是福建产的,早熟,味道寡淡,就是尝个新鲜而已。我这位长者朋友学问好,脱口而出一首南宋戴复古的诗:“乳鸭池塘水浅深,熟梅天气半阴晴。东园载酒西园醉,摘尽枇杷一树金。”10天后,我在苏州耦园“载酒堂”看到一副对联,其中上联“东园载酒西园醉”,就取自此诗。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