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单农上下

我喜欢东西是有季节性的,一旦对某些东西有感觉,可以持续一段日子,直到下一次新的发现,才换季。其实这也不稀奇,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流行性。

近期爱上的是服装品牌“单农”和生活品牌“上下”,都来自中国。几次到中国不同城市,不经意逛到“单农”,深深被带有浓厚“城市农夫”简约风格的服饰吸引。由学美术的王毅方创办的“单农”2013年才起家,以轻便男性时装为探索领地,精简的“城市农夫”风格表达了现代时装的中国看法,听说目前在中国各地已有超过百家店面。

“单农”的男装有说不出的舒适自在,我曾在春夏秋三季分别踏入过在成都、北京和上海的“单农”店面,不同季节的服装不外是黑白灰米这几个颜色,都让人马上联想到电影《山楂树之恋》的场景,怀旧文艺的同时却是绝对的时尚。每一次都口袋破大洞满载而归,已经不只是觉得好看而已,而是感觉披上了些许灵气,将一身的俗气给遮掩了一点,假装这样就能让自己脱俗清雅。

“上下” 则是由设计师蒋琼耳与法国爱马仕集团在10年前携手创立的当代高尚生活品牌,每一件作品都是当代设计和中国文化的结合。因为店面不多,这几年都无缘接触,直到最近才走了进去,惊为天人,里头有很多好看又贵的生活时尚产品,设计风格却简约得高雅低调,完全是另一种境界。

最近才发现原来“上下”也出版文化物品,第一个系列是2011年的《盒子》,虽然相见恨晚,但一见钟情。《盒子》由一本书、两本小册子、一枚老火车票、一个戒指、两张老照片、四个玻璃弹珠、一架铝制飞机模型、一条红领巾、一封信,以及一个盒子组成,以“传承与情感”为主题,只限量发行3000册。我发现的时候,上海的店面只剩下四册,虽然一册售价近2000人民币,但当我看见今时今日还有人可以出版那么精美的中文书,即刻沦陷,收购了两套珍藏,而且并不打算拆封。

然后又发现“上下”的第二个文化物品系列《包裹》,很独特吸睛的作品,外面有一个布包,布包里有一个木质盒子,里面有一本20多米长的册页,册页里有图片,有手稿,有文字,有歌词,有诗词,有很多中国不同地方人民对生活的愿望、情感,以及感想,是文学也是艺术。结果再度沦陷,也不问价格,就买下了。《盒子》和《包裹》最大的“功德”,是似乎给中文书带来了新的希望。

当一些时尚和生活品牌不舍得错过每一个可以将品牌名字往消费者眼睛贴的机会,“单农”和“上下”的低调和文艺气息就显得更有意境。这种带有某种“文化传承”程度的商品,其工艺、材质、艺术性和文化性已远远超过商业性,消费起来或许就更有意义。

特别介绍这两个品牌,是希望可以让更多旅人也有机会去发现,让心灵感受到些许震撼。不一定就是要买,但若你每次出国都能毫不手软到名牌店收购价格不菲只有名气没有灵气的包包鞋子衣物,“单农”和“上下”的内涵难道不更有价?

其实我希望自己对“单农”和“上下”的“季节性”喜欢会一直持续,唯一的苦恼是没有能持续的消费能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