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达胜:船过水无痕

上世纪60年代,弱冠前的懵懂少年,知道父亲筹资创业后,忙着公司一对远洋双拖网渔船的首航典礼。他送我一个皮夹,面套上印着烫金HL字样。问他钱包送给观礼贵宾,为何印上公司名称字码?他说,这样,有钱人的钞票就会塞进公司的口袋里。那时起,我开始懂得一点做生意的道理,弟妹们对外都说我们家是靠爸爸打渔为生的——冰箱中常年有鱼,开门见不到海的渔家乐。

从家父口中知道远洋捕渔之大概:较佳的渔场多半靠近越南、印尼、澳洲等海岸线,渔船每天电报回公司其作业经纬位置和渔获品种数量,三两个月返回母港高雄一次。80年代中,新股东加入而扩大经营,设备汰旧换新,两对崭新的渔船常年远赴印度洋、西非洲海岸等鱼场捕鱼,新加坡遂成了其卸鱼销售和补给的新母港了。

早年高雄远洋渔业发达,大小渔捞公司众多,老板间多有联谊,父亲是本省船东群中少见的外省业主,加上不膜拜妈祖信洋教,长年颇有鹤立鸡群的尴尬。 说真的,港都远洋渔业同行,海上捕鱼拼搏,陆上和气生财,流行烧香祈福——海洋多风险,护佑的神祗多多益善。于是,友商渔船出海,多请家父笃信的西方神明,同其妈祖联手,四海渔场连线,一起保佑大伙远洋渔船们,作业平安、满载而归、人人发财。

其实,各行百业都有本难念的经,以海为田、以渔为业的远洋捕捞,不离内忧外患纠结。铁壳渔船装备齐全:无线通讯、海面雷达、鱼群探测声纳、急速冷冻鱼舱等,天灾不可测人祸难免。船长、轮机长等干部待遇高且有渔获利润分红,但是普通船员人事总是父亲的近虑和远忧——出海前,船员突然请假不报到,船长着急只好找后备充数;离港后,日落月出苍茫云海间,生活颠沛乏趣多风浪,船员结党滋事赌博酗酒……规矩敬业的船员常年难觅,1991年初,父亲同我赴杭州水产局商议,委托舟山渔区管理单位代为招募职业船员。不久,得助于外劳支援,父亲多年渔业经营之内忧,迎刃而解。

话说外患,就是渔船海上探寻高价鱼种时,往往窜入他国经济海域,一番追缉闪躲不掉,船人均遭扣押,甚至逼缴巨额美金赎船赎人,否则连船带货充公、船长船员坐牢。父亲几次为此奔走印尼、越南和巴基斯坦等国港口谈判;如此匆赴海外救难,母亲心情难免风潇雨晦、中心忐忑……记忆中,父亲达成任务归来,仅用破财消灾一语,微笑带过。

成家立业后,父亲不曾邀我跨行入伙,猜想要我避开渔家劈风斩浪、苦乐不均的生计纠缠。他从渔市退休年已过古稀,接着十年同母亲辗转旅居加州三儿女住处, 渔场纵横甘苦得失终成烟云。耄耋年后双亲南下岛国与我们共居,清风明月夜,船过水无痕……父母相继终老狮城。想从前,扁舟日日弄烟波,看如今,此生空羡渔家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