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铿:大学图书馆

刚到美国读大学时,第一个学期人生地不熟订在校外的宿舍里,宿舍里的男女同学第一次离开家里的束缚,像脱彊的野马,夜夜笙歌,太阳还没下山,一箱箱的啤酒就从超级市场用手推车直接推到宿舍,通宵玩乐。我的室友是美国本土学生,不但喝酒暍得多,有咀嚼烟草的习惯,有时还醉吐,他的学生生活多姿多彩多了。

就因如此,我得常常长途跋涉的从宿舍抬着沉甸甸的课本在黄昏时分坐公交车回图书馆温习。商学院的图书馆在商业区,到了傍晚就人迹罕至,到处一片谧静,和灯火通明的图书馆里莘莘学子埋头苦读形成两道不同风景。那时刚从军队退伍,从枪械的润滑油和火药味跳到书墨味,离乡背井,图书馆是一个舒适的空间,可以尽情的沉溺其中,如久旱逢甘霖。呆到夜晚图书馆关门时,身子疲惫不堪,脑袋充实,坐在空荡荡公交车的回程路,一路颠簸,随着两旁的光影晃动,身在异地,人心散涣。美国大学的图书馆是我这个游子的避风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