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危地马拉

自前年远赴墨西哥旅行近两周之后,对玛雅文化与中南美洲诸国,有了初步的认识。不知是哪位高手将República de Guatemala(西班牙文)翻译为危地马拉。这个国家,确实是危机四伏的“危地”。

“危地”重点有二:犯罪率高,偷抢打杀,时有所闻;火山与地震,随时爆发,夺命毁地。

上月18日,我乘游轮抵达“危地”,一天的岸上游,发现这个中美洲的小国,满富热带风情,人文与古迹,丰盛多彩,民风淳朴,旅游区都有军警驻守巡逻,一路上平安无事,不像宣传那样的“危险”。

离开游轮码头,车行一个多小时,来到其旧都安提瓜危地马拉(Antigua Guatemala)。安岛以沙滩洁白,海水晶莹见称,在世界旅游业中颇具盛名,2012年被欧美杂志评为加勒比海最佳旅游岛屿,并誉为“蜜月天堂”。

安岛遍布火山石灰岩,海岸线曲折,犬牙交错、海湾处处,大小沙滩多达300余个。导游声称,“危地”有40多座火山,当中几座活火山就在安岛,他还说火山的爆发概率不高,要大家放心畅游。

没想到,言犹在耳,本月初报载“危地”火山爆发,酿成伤亡无数灾情不轻的惨祸。那座火山便是经常有慕名者攀爬的帕卡亚(Pacaya)活火山。

火山下的古城被联合国列为文化遗产,从古城的每个角落,都可眺望到烟雾弥漫的火山群。我和游伴在那里游逛了大半天,如今回想,毛骨悚然。毕竟曾在那里留下足印,万里结缘,顷闻噩耗,想起那些遇过的、笑脸相迎的当地人,还有跟了几条街、口中不断喊着一元美金,兜售纪念品和手工艺品的愁苦的一张张面孔,心里不禁黯然。

夕阳余晖洒在斑驳残旧的古城墙上,将钟楼的影子拉得长长又懒洋洋的。鹅卵石铺砌成的街道,西班牙殖民地风格的房舍,火山下似有金光闪闪的拱门,漫步在横巷窄街,酒廊餐厅传出的游客笑闹声,跳蚤市场讨价还价的杂音……这一切仿佛历历在目。

古城的土楼土墙,都有说不完的故事,都有诉不尽的悲欢离合,时间似乎在那里停顿了。那天上午,城中喜遇当地新娘,傍晚回程却见到告别队伍。

导游说,告别仪式尽可能减少悲哀与愁苦,亲友会陪亡灵到半夜,然后放任自制的七彩风筝远飞送别。

朝遇红事,夕见白事,一喜一悲,出现同日,人生何尝不是如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